首页 > 如何创业 > 大学生创业 > 一个大学生的“煤倒”生涯

一个大学生的“煤倒”生涯

手机:M版  分类:大学生创业  编辑:小熊

一个大学生的“煤倒”生涯 标签:生涯 大学生 如何创业 大学生创业

  王新听后也有些不好意思,答应对方第二天带他们去临汾自己同学父亲开的一家焦炭厂看看有没有希望。

  当王新一行4人来到同学父亲的焦炭厂时,对方告诉他们,“你们解决好运输问题再来找我。”临走时,同学父亲的一个眼色让王新明白,他们的焦炭厂并不是没有运输条件,但要按照常规价使用肯定是不行。当王新试探性地告诉香港人能否先给对方5万元好处费时,一贯斯文的香港人被惹怒了。去火车站的路上,香港人大谈香港市场的廉洁和公正,王新看着他们,心里冷笑:“不出血,还想办成事?”

  王新又一次“谈判”失利,却多长了一份见识—“以后还得靠忽悠,要不然根本办不成事。”

  其实,运输紧张正是造成国内煤炭供需脱节的一个瓶颈。由于国内铁路运力短缺,而铁路系统仍然没有纳入市场竞争的行列,短期内运输能力难以大幅提升,同时也制约了山西等产煤大省对东部沿海等用煤大省的煤炭供应。这对王新来说,不知是不明白,还是压根就不需要明白。

  不过,在2006年元旦夜,王新坐在灯光昏暗的屋里曾思忖着如何才能把运煤的各个环节“打通”。与此同时,他亦开始关注煤炭市场的行情,并发现,2005年煤、焦市场与以往的某些不同之处:在焦炭价格节节攀升的拉动下,焦煤的销量也非常好。现在企业用的商品煤售价是263.75元/吨,比去年增加了27.56元/吨,其中供发电用煤平均售价207.76元/吨,电煤平均售价比商品煤平均售价低55.99元/吨。“煤炭的价格变化很快,趁现在需求大就能捞上一笔。”王新此时俨然一副教授级“煤倒”的架势。

  由于和一些煤矿的关系还不太熟,一段时间里,王新几乎每天都像只无头苍蝇似的骑着自行车到处乱跑,找洗煤厂、炼焦厂,只要觉得有一丝希望,他都要去联系。

  2006元旦刚过,王新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要电煤,发5500大卡以上,含硫百分之一以下,挥发百分之七以下,到湖南冷水江,每月3万吨。”

  这是北京一位姓陈的大“煤倒”给他发的信息。几个多月的时间里,这样的信息王新已经收到几十条。“这些人往往都有自己合法的煤炭销售公司,手里还握着很多运输资源。”王新说,但他们也是中介,相比煤老板动辄每月上百万的赚头,他们只能挣些蝇头小利。

  像陈先生这类有自己公司的大“煤倒”,实际上是具有合法资格的煤炭经销商,在业内被称之为合理存在的煤炭市场中间环节。他们也会向煤矿提出买煤的申请,煤矿也会一视同仁地卖煤给他们。加上这些经销商在几年前煤炭卖不出去时就与煤矿建立了稳定的供销关系。

  2006年春节到了,王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挣1分钱,还往里倒贴了1万多。母亲劝他去找个正经工作,父亲则一如既往的用“狗东西”和他进行交流。

  “不干这行你说我干个啥好呢?要不你帮我在北京找个工作?”王新满脸狐疑而沮丧地问记者。

  辅文:

  “大煤倒”自爆内幕:“煤炭中介无诚信可言”

  2006年1月3日中午,太原,人们还沉浸在大雪带来的欢乐当中,在三晋国际酒店大堂内的角落里却坐着一个看上去很焦虑的人,他是太原市一家煤炭公司的总经理张华(化名),下午急着要赶去参加在济南召开的“全国煤炭订货洽谈会”。 他与《中国经济周刊》的对话就从这次会议开始。

  “其实这种类型的会议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有合同早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大家只是聚在一起联络联络感情罢了。”张华说,每年年底各个省市都在争取将煤炭订货会的举办权拿到手,因为会议期间连普通的标准间都能涨到1500元一晚,你想想,假如全国煤炭行业的人全部到齐,光住宿一项就赚了。

  今年45岁的张华,不太情愿用“煤倒”来形容自己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充其量算是个中介,还算不上倒,呵呵。”1982年,张华辞掉原来的工作开始帮朋友联系车皮,一个月挣了2万,这在当时可算得上是超高薪了。此后,他开始用自己原来在矿务局的关系联系买家和卖家。1990年,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司成立。

  张华的公司算得上山西经销煤炭较早的公司之一,有合法的资质,有较硬的关系。“但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张华说。

  刚开始和矿务局的人也不熟,想要办成事儿,就是送钱,可有时想给人送钱也找不到门。吃了不少亏,还被其他的煤炭中介公司骗了几次,后来才慢慢发现其中的奥妙之处。

  “现在煤炭中介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联系煤厂、找车皮、找油车的时候,每一个环节都得给钱。”张华说,现在公司很大的一部分预算就是“人情费”。

  拿找车皮来说,“车皮那东西,给谁不给谁,从来没有一个标准或者公平的办法,全是‘人’说了算”。其实不是没有办法的,比如车皮可以搞公开的竞投,也可以搞电脑抽签,可是谁愿意这么去做呢?只要运力紧张,车皮就是利益,而掌管车皮的权力就是更大的利益。

  “我不相信有近墨者不黑的人。”张华说,自己在被同行骗了几次后,也曾经耍过几次手段,通过银行的关系把对方事先打过来的钱提前转到自己帐户上等。

您正在浏览: 一个大学生的“煤倒”生涯
网友评论
一个大学生的“煤倒”生涯 评论共有3
发言人:好点 时间:2012-8-2
好大胆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多少次有人找我做煤生意我都没敢尝试,尽管知道这个赚钱很多,也是不敢做
发言人:规划 时间:2012-8-2
这是需要大投资的,不能随便做,而且做这个的人都的老油条了,非常会骗人,上当的机会太大了,轻易不能尝试
发言人:职中 时间:2012-8-2
小小年纪,胆子好大啊,倒煤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要有这方面的经验,起码也要有人带才行,自己就去创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