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毛毛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标签:照明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吴长江认为,创业初期要有老大,必须集权;但他的伙伴说,中学的时候,你是书记,我是班长,我们两个平起平坐,现在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2006年,刚刚出狱的胡志标遍访创业家,找到雷士照明董事长吴长江,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声长叹:“你运气好啊,我怎么就没有这个运气呢?”说这话时,这位昔日爱多的创始人,重出江湖正召集旧部,筹集了一两千万元进入照明行业,做“彩宴”,借着导演冯小刚的电影《夜宴》,在全国掀起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

  吴长江和胡志标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雷士照明和爱多都是哑铃式的轻资产公司,产品找人代工,依靠供应商和代理商打款的时间差,以小博大,滚动发展。他们遇到的问题也一样,股东矛盾导致分家,公司资金链紧张。更有戏剧性的是,他们都曾经宣布离开公司,交给创业伙伴打理,最后下面的经销商联合起来,施加影响,让他们重新掌管公?司。

  胡志标给股东分了几千万,吴长江给创业伙伴分了1.6亿。不同的是,吴长江靠着经销商和银行的支持,最终渡过难关,而胡志标则遭到经销商挤兑,资金捉襟见肘,锒铛入狱。

  2005年底,两位合伙人拿走1.6亿,离开雷士照明。吴长江说,当时账户上只有几十万元。他的两位合伙人是吴长江的高中同学,当初大家一起创业,因为矛盾分手。他和同学合作赚到第一桶金合伙创业,但同学又给他带来最大的困扰。

  “你没经过这些,不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什么叫如坐针毡。”

  分掉一亿六

  2005年底,吴长江和合作伙伴之间的矛盾已成不可调和之势。那个时候,吴长江担任雷士照明的总经理,准备在各个省建立运营中心,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但是另外两位合伙人不同意。

  “最后我很生气,我说我要走了,不干了。”吴长江和另外两位创业伙伴——他的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宏签订协议,以8000万元的价格卖掉自己在雷士照明的股份,离开公司。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星期,众多雷士照明经销商齐聚惠州,要求吴长江回去做总经理。另外两位合伙人无奈只好同意退出,但要求吴长江一个月内付给他们每人5000万元总共一亿元,其余的钱在半年内付清。

  事实上,股东问题早已开始困扰雷士照明的发展了。2005年,时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刘海峰曾经和吴长江有过接触,对他很欣赏,但是尽职调查做完之后,发现了股东的问题,一时间犹豫不决。吴长江记得,当时在香港四季酒店,刘海峰告诉他,他们觉得这是最大的一个障碍,如果股东问题不解决,他们不会投。后来刘曾出主意,干脆把他们两个收掉。“他当时问我一人一个亿够不够,我说足够了。”吴长江说。摩根一般不会买老股,刘海峰准备打报告试一试,但后来刘跳槽去了KKP,事情最后没了下?文。

  “客观讲,雷士分家这个导火索是我点燃的。因为这个事情迟早要解决,早解决要比晚解决好。我当时走也是一个策略,我觉得他们肯定是搞不定的。”吴长江当时以退为进,准备赌一把。“很多朋友都为我捏一把汗。我说这公司我想回来,一定会回来的。退一万步,假如说我回不来,我就退出这个行业了,也心安理得。人生很短暂,我有这么多钱,也够生活了,还可以做一点其他的事,打发一下自己的时间。”

  他赌成功了,但是公司的现金流断了。

  “他们找了律师,如果在一个月之内钱给不了他们,那就出问题了。” 如果不能按期支付,杜刚和胡永宏会拍卖他的股份和品牌。当时雷士照明的销售规模已经有10多个亿了,还完一个亿之后,公司账上的资金只有几十万了。

  “当时我和胡志标一样,只要有几个供应商联手起来挤兑我,来封我的账户,其他人也会怕,因为来晚了可能都没了,谁还给你挺?一拥而上,我可能一下就倒了,结果就是跟爱多一样的。这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只要一个倒了,后面哗哗地都倒了。” 吴长江说。后来他遇到两个专家,都说他胆子太大了,好多比雷士规模大得多的公司,因为区区几千万的现金就死掉了。

  并不是所有的经销商都支持吴长江,有几个人通过法院,封掉了他几百万的账户。更多的经销商选择支持他。“那些欠他们上千万货款的大户,很多人都非常认同我,私交也比较好,认同我的为人,相信我的能力,他们没有带头闹事,而且还支持我,我就熬过了这一关。”

  2005年底到2006年3月,吴长江什么事都没有做,就是找钱。“救命要紧,我要保命。车间、公司内部的事我什么都不管,市场也不管,就是想办法怎么找钱。”找投资、找银行借,找朋友借,他甚至还借过高达5分利息的借款。2006年春节,雷士照明员工都没拿到奖金。那段时间,吴长江晚上经常做恶梦,但是上班的时候,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你在兄弟们面前一定要镇静。他们想为我分忧,很为我担心,我还要自我解嘲,说要有信心。”

  “我终于理解诸葛亮当年唱空城计的心态。”吴长江说。

  2005年底,一位素昧平生的美籍华人,和吴长江第一次见面,借给了他2000万。

  “之前他知道我这个人,但是大家不认识,通过朋友认识之后,我说我现在比较困难,没做任何抵押,写了一个借款协议,他就马上借给我了。”

  但这些是不够的。2006年3月,已陷绝境的吴长江在联想大楼里见到了柳传志

  “他很认同我的观点,也认同我这个人,他想投,但是联想投资还有一个决策过程,太慢,他不能拿公司的钱来投。最后他向朋友借了200万美元给我用,我很感谢柳传志。”随后,银行也给他放款了,深圳发展银行一位女行长了解了雷士的情况之后,贷款给吴长江。

  病急乱投医的吴长江,等不及联想的投资了,一个中间人向他保证,一家风投的钱三个月可以到账,吴长江用钱心切,把融资的事情就全权委托给那个人的公司。2006年8月,软银赛富2200万美元的投资到账。联想投资最终没能投钱给雷士照明,吴长江很遗憾。

  “这里面客观讲有一点误导,我当时也不懂这些,急着要钱。软银是那个中间人介绍的,他们收了5个多点的费用,1000多万。他们是专门运作这些的,说三个月这钱就到,而联想有一个程序,相对慢了一点点,结果我当时就相信了。”

  8月份之后,吴长江总算可以喘口气了,雷士照明进入了快速扩张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网友评论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评论共有1
发言人:大是大非 时间:2010-8-25
看完这篇文章很同情主人公,差不多同室操戈吧,成也同学,败也同学,不过幸运的是最后总有几个有心人冥冥中帮助,真是福星高照,不过主人公的手段也不错,在商场上混的手上没几把刷子还真是不行啊,向主人公学习,争取早日做人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