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毛毛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标签:照明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同窗合伙创业可以让一个公司凝聚力量,快速发展,也同样可以让彼此龃龉不断,影响到公司发展。从2002年开始,雷士照明已经进入高速发展,每年有几千万的利润,合伙人之间开始产生了矛盾。

  “那个时候的问题,说穿了,就是因为这些权力、荣誉产生的矛盾。”吴长江说。当时,吴长江是总经理,全面负责,胡永宏分管销售。但胡看重股东身份,公司职能部门的经理,给吴长江汇报完还要给他汇报,两人不一致的时候,就产生了矛盾,下面人不知道听谁的。吴长江后来想,他们的矛盾其实不是为利,胡永宏蛮大方的,在钱上不是很计较,很大程度是一个荣誉感和心态的问题。当时,外界一说雷士就是吴长江,吴长江是老大,胡永宏心里不舒服。

  “他曾经这样讲,中学的时候,你是书记,我是班长,我们两个平起平坐的,现在凭什么我要听你的?”在公司经营上,双方也存在很多分歧。吴长江说,那个时候股东每个月都要拿100多万的分红。他觉得应该快投入,把公司的盘子做大,而杜刚和胡永宏则不同意。

  “我在清华上课的时候,一位教授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中国的创业者其实地位很低下的,如果你身价百万,你什么都不是,你请那些科长你都请不出来;如果你身价过千万,你可以先和那些科长、处长交朋友,他们给你面子;如果你身家过亿,你可以请那些厅长、局长、市长,跟他们交朋友。”吴长江说,这就是平台的力量,“到外面去交朋友,首先大家会问你今天做了多少,产值多少,很少有人问你赚了多少钱,你做几十个亿,哪怕可能是亏钱了,人家对你的态度也不一样。这说明你能够掌控几十个亿的资源,你能统领这样一个团队,你还是有点本?事。”

  吴长江在那几年追求的是速度和规模,“赚的那些钱得投出去,不断地滚动,把平台做大。”他觉得所谓木桶理论是错误的,“在水源充足的情况下,盛多少水,不取决于漏洞或者短板,而是取决于桶的大小。”他拼命想办法,把盘子做大。“不要去考虑什么短板、风险和漏洞,盘子大你接的东西多,你整合的资源就多了。最后可能是竞争很激烈,对手很强的时候,再去堵漏洞。” 

  正是因为公司内部的漏洞,造成浪费很大,股东因此对吴长江有一些指责。每次公司开会,只要吴长江一提出意见,胡永宏就反对,胡永宏提出意见,吴长江也反对。2002年底,因为大家互相扯皮,公司发展停滞不前。吴长江说,后来他和胡永宏见面,冷静下来分析,其实双方提出的很多想法思路,都不无道理。“毛主席说,凡是别人拥护的,我们坚决反对,凡是别人反对的,我们坚决拥护,其实这句话是有错误的。”

  “前期的时候,法人治理结构不清晰,游戏规则没定好,总是哥们儿义气,一定会出问题。而且我觉得,企业在创业初期必须集权,你既然让我做老大,让我做总经理,必须集权。创业初期,资源有限,规模、平台、人力、物力都有限,这个时候,完全是凭老大,他的敏锐,他的快速判断。如果大家再商量来商量去,马上这个企业就出问题了。”吴长江当时有些后悔股东结构的设置,“当时太理想化了,让他们两个制约我,他又是股东,在公司里面就开始有分歧了。”

  分红的时候,吴长江分红多了,另外两人心里不舒服,要三个人一样,吴同意了,后来三个人的股份都一样了。“我的目的是操盘,你们不要太影响我就行了。”后来三个人的分红、工资全部一样,吴长江没多拿一分钱。

  吴长江觉得自己委屈,公司刚办的时候,他弟弟也在公司,弟弟跟股东闹矛盾,为了维持跟股东的关系,他让弟弟离开了公司,好几年弟弟都不跟自己说话。“公司的财务全是他们的人,会计是其中一个股东的亲戚,出纳是另外一个股东的亲戚,我用一分钱他们都知道。”

  2002年,吴长江提议,自己离开公司,担任董事长,由胡永宏做总经理,“我只管两个事情,一个管人,一个管钱。人事任命,只要提拔主管以上级别的管理人员,一定要经过我点头才可以;另外,两万块钱以上的支出要我知道。”

  从结果看,那一年企业增长放缓了,原来每年100%的增长,那一年变成了50%。另一个大问题是人心涣散了。那一年公司的员工,离职的、跳槽的、出去当老板的特别多。“我当面就跟他讲,我说你是个将才,不是个帅才,用小恩小惠笼络人心是不行的。”

  吴长江就拉拢另外一个合伙人杜刚,让杜刚做董事长,自己做总经理,赢得了杜刚的支持。胡永宏只能退出公司,去做股东去了。“创业初期股东扯皮,最受伤害的是企业,但是我没办法,我只有用这种方式,否则这个企业就真的会出问题。”

  2003年底,吴长江重新做回雷士照明的总经理。他在2005年准备在各地找比较大的经销商,成立各省运营中心,最终点燃了合伙人分手的导火索。“运营中心的人反对,说我把他们变成我的员工了;下面的经销商以前是直接对公司,现在中间隔了一级,心里面也不舒服。”吴长江说,其他两位创业伙伴也反对。

  “他们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假如北京原来十个经销商要造反,我可以干掉,不影响我们的业务。如果成立运营中心,他带着大家造反,就麻烦了。我觉得他们这样想太狭隘了,说白了就是不自信。”

  2005年底,三个人分道扬镳。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

  2010年5月20日,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按当日股价,吴长江的身价达到几十个?亿。

  他的同学杜刚和胡永宏在西顿照明做职业经理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网友评论
雷士照明同窗创业痛与快 评论共有1
发言人:大是大非 时间:2010-8-25
看完这篇文章很同情主人公,差不多同室操戈吧,成也同学,败也同学,不过幸运的是最后总有几个有心人冥冥中帮助,真是福星高照,不过主人公的手段也不错,在商场上混的手上没几把刷子还真是不行啊,向主人公学习,争取早日做人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