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创业 > 女性创业 > 艺术系女生在深圳的打拼经历

艺术系女生在深圳的打拼经历

手机:M版  分类:女性创业  编辑:醉美人

艺术系女生在深圳的打拼经历 标签:艺术 女生 深圳 打拼 如何创业 女性创业

  对不少人来说还相当陌生的深圳布吉镇大芬村,在书画界却赫赫有名。这里,广东和港澳老板经营的画坊、画廊及艺术公司星罗棋布,每年都有数百万件油画作品经包装后销往世界各地。如今“大芬”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行画销售市场,尤其村里近20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流浪画家、画师,更成了一道亮丽风景线。在这个神秘的都市村庄里,艺术淘金者的生活到底怎样?也许看了这位青海女孩的闯荡经历,你会大吃一惊!

  “大芬”,是天堂还是地狱?

  我叫李欣,1978年出生在青海格尔木。因自幼酷爱绘画,高中毕业后,自己凭着优异的成绩,如愿以偿地考进了西北一家艺术学院美术系。然而艺术院校颇具贵族气,每年仅学费就要交近万元,苦苦支撑到1997年毕业时,家里已为我举债2万多元。

  大西北本是贫瘠、落后之地,这笔债对于同在一家破败小厂做普通工人的父母来说,简直就是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巨石啊!所以20岁的我毕业后,没有到家乡那所小学担任美术教师,而是决定怀揣自己火热的“画家梦”,去投奔一位毕业后在深圳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师姐,赚钱办自己的画展!当时对我来说,南方那条黄金海岸太具诱惑力了。

  然而当年11月来到深圳后,我才吃惊地了解到,其实师姐早已不在福田区那家广告公司做事了,为寻找“创作气氛”,如今她住在布吉镇的大芬“画家村”。主要靠画行画卖给村里那些香港画商维持生计,然后才能拿着“克隆”著名油画换来的钱买宣纸和颜料,创作属于自己的画。因心高气傲的师姐不好意思言明她已在特区“沦”为普通画工,当初才在电话中对我撒下了那个小谎。

  进入大芬村不久我便发现,对于流浪画家而言,这里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在近2000名同行中,真正有点名气的画家和我们这些“小画工”的生活差距极大。村里有一位四川人堪称艺术奇才,他曾在一家美院做过教授,辞职来到大芬后边开画廊边作画,现在他的一幅佳作能引来无数中外收藏家,卖上几万甚至十几万元不足为奇!画家村像他这样的“大腕”,如今都已在深圳买了房子,日子过得自由自在而且滋润之极,同行谈起他们无不艳羡异常。

  而比那些人差一些的,隔三差五也能有些作品脱手,万把块钱的收入时有进账。但最差的却几年都不曾卖出一幅作品,只能几个人挤居在一间小民房里,沦为“艺术乞丐”。这些人生活越困难,行为就越乖张,寒冷的冬夜,时常能看见他们骑着自己的破摩托车,沿着乡间的小路从东驶到西,又从西驶到东,嘴里还不住地狂吼崔健的歌……后来一些人似乎终于醒悟过来,干脆甩掉紧攥了多年的画笔,到深圳市区做小生意去了。

  师姐甚至说,还有些同行因苦于画半辈子作品都无人问津,终于挺不住,破衣烂衫地遁入空门信了佛,从此不再画画。

  接下来,我的遭遇也并不乐观。因大芬是一块遍地艺术精英的热土,港澳台甚至新加坡、美国的画商常来坐地收画,而且广州、香港老板在这里办的画厂、画坊、画廊多如牛毛,每年都吸引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美院毕业生和各种各样的画家、画师、画工到此“淘金”。像我这种艺院美术系毕业生,在大芬村一抓一把,想从“画家”堆里脱颖而出成为“名家”,谈何容易啊!我和师姐合住在一间10多平米的小出租屋里,白天她到一家香港人的艺术品公司去画行画,我则背着自己在学校时创作的几十斤画卷,向村里的画店、画廊一家家“推销产品”。

  然而,我爱不释手的作品一摆到那些目光挑剔的画商面前,他们竟都连连摇头,说这种作品,在村里随便找一个没上过美术专业课的“野画匠”也能画出来。其中一幅名为《韵》的油画,是我引以为荣的一件作品,画面是干枯裂缝的黄土地上一枝娇嫩的玫瑰,一排压抑的灰蒙蒙的小楼上方是清晨鲜红的朝霞……绚丽色彩的铺陈,充满生命动感的笔触,能令人感觉到一种喷薄欲出的张力,那种属于生命的、属于灵魂的力量。每次打开这幅灵感之作,我自己都会感动不已。可在大芬拿给一位曾在美院工作过的广州画店老板看,他却说:“从这幅作品看,你写真的能力已经很强,粗犷的笔法,自然流畅的线条已经使作品的内涵表达了出来,但还没有透出应有的灵气,缺乏那种诗意。”尔后他指着自己店里收购的一些作品给我看,真是不比不知道,站在那些出自流浪画家之手的佳作面前,作者深厚的绘画功底一目了然,而且每一幅画都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此时再打量一下自己的所谓“大作”,我不禁自惭形秽起来。

  推销作品屡屡碰壁后,我只得把自己的画压在一只干燥箱里,铭记着那些画廊老板的经验之谈,在出租屋里潜心绘制新作,或背起画板到海边写生。眼看日子就这样在失意和落寞中悄然溜走,身上的钱已都换成了画纸和颜料,我心里不由得惶惶不安起来。可就在这时,师姐又收到中央美术学院一位教授的回信,要去北京深造。临行前,她执意要留给我一些钱和几幅作品做留念。我只收了画,没有要她的钱,因为我知道她到北京后更需要钱。送师姐走的那天早晨,天上下着凄迷的雨,我心里怅怅的,几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此后一段时间,在对我来说还很陌生的深圳,自己没有一个朋友,那种落魄天涯的无助感时时会袭上心头。特别是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背着画板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那夕阳流淌出的血色的光芒渐暗渐凉,几乎能把人的心情逼迫得进入绝望。因为这是一个回家与亲人会聚的时刻,而流浪异乡的自己,只有一间阴湿、狭小且还欠着房租的小出租屋。

  没有生活来源的“贫血”日子,令人感到乏力和迷茫。一天,因抵不过房东步步紧逼式的催要房租,我只得借来一辆破自行车,试着背起自己的画到市区的画廊推销。然而饥肠辘辘地奔走一整天,不仅没卖出一幅作品,反而被几位眼光甚高的画商嘲笑一番。当天回来时已是深夜,冬日呼啸的海风不停地刮着,一会天上又落下了豆大的雨点。偏偏在这时我的自行车胎破了,只得推着破车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大芬村的水泥道上。冰冷的雨点迎面打来,灌入我的脖颈,我的嘴里,那股凉意伴着体内饥饿的啃噬,直侵入人的骨髓,一瞬间我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凝固。蓦然就有一股悲凉涌上心头,我忽然望着空荡荡的异乡街道在心里说,李欣啊李欣,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为什么要流浪?为什么要画画?那一刻我的精神几欲崩溃。

  后来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只得听取一些同行的劝说, 怀着一种悲壮走进一家香港人的画坊,为挣钱糊口不得不画起了行画。事实上这一脚我才算真正迈进大芬村的“心脏”,并由此了解到在这个中国最大的行画市场里,还有着那么多鲜为人知的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艺术系女生在深圳的打拼经历
网友评论
艺术系女生在深圳的打拼经历 评论共有9
发言人:three 时间:2010-10-16
女大学生现在出来找工作真的是很难的,特别是女大学生哦,非常佩服楼主所说的人哦,特别佩服@1
发言人:寻梦人 时间:2010-10-15
读罢此文,感动于主人公对梦想的坚持,执著的追求和顽强的精神,也相信凭借主人公的实力,踏实肯干,吃苦耐劳的精神,一定能够将画廊做得更大更好。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残酷和无奈,像主人公一样,执著,努力,成功一定会垂青不懈奋斗的人们,祝福你们!
发言人:番茄 时间:2010-10-15
这个女生的经历还算顺利,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多的抱着远大理想,豪情万丈的学子们,都被现实打磨的失去了棱角。
发言人:错觉 时间:2010-10-15
真是不简单的女生啊!!努力才可以换来自己的成功,看来楼主是付出了很多的艰辛和努力的,我们要学会坚持和努力!
发言人:西西 时间:2010-10-15
现在很多的人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打拼的,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的,这样经历很好的,
发言人:飞机 时间:2010-10-15
现在这个社会,竞争环境太激烈了,要想成就一番事业,还真的不容易,特别是绘画这一行,特别难出头。
发言人:案例 时间:2010-10-15
很多人都有怀才不遇的经历,有的人像社会妥协了,有的人却坚持着自己的理想,作者就是后者,虽然她在到达成功的过程中也有失败和痛苦,但是并没有被打倒,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最终获得成功
发言人:与海飞翔 时间:2010-10-15
不禁感受到中国巨大的贫富差距,不由得赞叹这位坚强的女子,艺术之路的生涯是并不能幸运地一帆风顺,但是坚持可以走向成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