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名人创业故事 > 张朝阳:再战互联网江湖背后

张朝阳:再战互联网江湖背后

手机:M版  分类:名人创业故事  编辑:小李子

张朝阳:再战互联网江湖背后 标签:互联网 张朝阳 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其实不矛盾。”他说,“绕了一圈之后回来,我发现游山玩水带来的衰老也不见得比工作更少。相反,高速前进的车不容易熄火。如果老是安静下来,想这想那,乱七八糟的杂念,反倒要熄火,还得要重新发动……这么多年了,我现在终于达到了这么一个状态——我要效率,但是我并不焦虑。我可以兴趣式地工作几年,不带来焦虑,又很高兴,又能利用那么多的社会资源,这样人生不是更加有趣吗?”

  没错,有人也在怀疑,这是不是有点儿像一个人玩腻了想要工作,工作腻了想要玩一样——张朝阳是否对于自己的公司有某种游戏一般的不确定态度?说白了,搜狐是不是也和瑜伽、登山、音乐和书籍一样,是他用来保持个人状态的玩具?张总会不会哪天一不高兴又消失了?

  “不会。”他否认,“这一次想得比较清楚。我比较了解自己,这一次是本质的改变。”

  伟大企业家的代价

  张朝阳不是个工作狂。他是个生活狂。已经有好多次,张朝阳让他的同行们感到吃惊。

  今年夏天,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在三亚遇到他,他一个劲地跟她说:“兰姐,女人千万不要喝冰水,对身体太不好了。”张兰大大咧咧地照喝,但也忍不住回来跟自己的朋友们感叹一番。汪潮涌也在自己的微博上说,自己的邻居张朝阳天天严格锻炼身体,天天坚持打坐,“他看起来状态好极了,根本不像是这个岁数的人。”另外,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段子说,张朝阳有一次接受时尚杂志拍照采访,发型师提醒他有一根白头发,要不要拔掉。在传言里,张朝阳回答说:别拔了,我要用自己的力量让它黑回来。

  张朝阳是个与众不同的中国企业家。他虽然有极强的意志和控制力,但是他宁可把这能量用在个人生活而不是工作上。

  他说:“我不像有些企业家,他的生活就是工作。他们都在焦虑,焦虑到根本不考虑自己焦虑不焦虑了。很多人辛辛苦苦最后做到很伟大,但是人突然卡壳了,也衰老了。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

  他又说:“我的目标绝对不是成为最伟大的企业家。我相信历史上有记载的最伟大、最成功的企业家,他们一定不是最快乐的。他们活得很累、很窝囊的。在我的价值体系里,我既不羡慕比尔·盖茨,也不羡慕李嘉诚,我也不羡慕乔布斯——假如遇到他,我都没问题可问的。我羡慕最快乐、不焦虑的人。他们也赚了钱,但不是最伟大的,所以历史没有记载他们。”

  他还说:“我走的这条路和思维的过程是不具备代表性的,不具有一般意义中国企业家的奋斗精神,也不是主流文化所宣扬的。”

  的确,张朝阳有他特殊的个人历史。他出生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陕西省省会西安市。这是一个盛产皇权和摇滚的古城。比起同乡的几位著名摇滚歌手,他比郑钧、许巍和张楚都要大上几岁。还没等到张楚写出那句著名的“一个长安人站在长安街上”,他已经来到了北京。作为一个中学教师的儿子,他在清华园度过了一段孤独、勤奋和自省的理想主义岁月。他看《约翰·克里斯朵夫》和《北方的河》,他的偶像是杨振宁和陈景润,并且在大四的时候考取了李政道奖学金。22岁,张朝阳来到美国,进入麻省理工学习物理。

  从1985年到1995年,张朝阳在美国待了10年。他从电影、电视和杂志上认识美国。他最喜欢的男明星是凯文·科斯特纳。他最喜欢的女明星是安娜特·内宁(《美国丽人》)和金·贝辛格(《爱你九周半》)。他最喜欢的杂志是《名利场》。他最喜欢的电影角色是《复仇》里的凯文·科斯特纳。这是一个绅士变杀手的复杂故事。说实在的,这个故事和张朝阳个人奋斗的现实版本一样,充满了美国式的自由主义精神、好莱坞文化、大亨情结,以及,巨大的心理落差。

您正在浏览: 张朝阳:再战互联网江湖背后
网友评论
张朝阳:再战互联网江湖背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