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从一个女人的厨房到赴美上市连锁餐饮企业

从一个女人的厨房到赴美上市连锁餐饮企业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浩宇

从一个女人的厨房到赴美上市连锁餐饮企业 标签:女人 上市 厨房 餐饮企业 连锁餐饮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这样的戏剧性挫败,足以令一家刚刚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的企业灰心。李红也不例外。即便多年以后舆论将她塑造成抗击洋快餐的本土骑士,她同样不愿接受这样的“道德绑架”:意义都是被别人赋予的,彼时的她,想的是怎么活下来。

  要想在中式快餐行当活下来,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1968年,李红出生在重庆市渝中区。父母是汽车运输公司的职工,她也是家里三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但显然,父母并未给予这个女儿过多的溺爱。在那个特殊年代,8岁的李红便被要求生火做饭,蜂窝煤点燃的童年,四处是单调的青烟。

  然而,尽管童年中没有机关大院的芭蕉林、葡萄架,与厨房早早结缘的李红,似乎注定将在这条路上找到人生灵感。1984年,16岁的李红前往重庆商业技工学校学习了两年的烹饪。毕业后,她参加过四川师范学院成人自考,在汽车运输公司电大做教务。第一份与餐饮相关的工作,是重庆加州牛肉面馆的门店经理。

  1996年,李红已经在餐饮行业积累起一定经验,她萌生了自己开店的想法。当年11月23日,位于解放碑群鹰广场的第一家店,正式开业。

  这是一家足足有400多平方米的铺面,员工20来人,李红以承包经营的方式从二房东手里接过门店,更名乡村鸡(2005年,禽流感肆虐,为了规避风险,李红决定换标,乡村鸡将“鸡”改为“基”。)。

  乡村鸡以鸡肉为主,经营西式快餐兼杂各种汤面,价格在5~13元之间。商海初试啼声,李老板意气风发,笑脸迎客、定餐煮面、卫生清扫样样亲历亲为。殊不知,店外人流如织,店内人气却若游丝,“看着店外人来人往,真恨不得把他们拽到店里来。”

  生意不好就把大堂的灯关几盏吧,还能省点电费,可电费省了人更少了;每到月初发完工资,李红便开始担心第二天员工会带着员工服一起“失踪”;为了吸引顾客,乡村基店里滚动播放着流行歌曲《谁的眼泪在飞》,孟庭苇软绵绵的声音让李红越发觉得不对劲:谁的眼泪在飞?这不是我的眼泪在飞吗!

  市场残酷,咬牙挺住,李红在口味和促销上大下功夫。“做餐饮,没有一天24个小时有23个小时呆在店里的拼劲,你就会输得很惨!”乡村基开始大方让利,大气经营,每到中午,学生凭借学生证若不要配餐榨菜便便宜3块钱,生意渐渐有了起色。

  一晃一年半,乡村基逐渐在重庆最繁华的解放碑地段站稳了脚跟。现金流正了,员工人心稳定,那首《谁的眼泪在飞》也很难再刺痛李红了。可恰恰就在此时,两个房东之间却发生纠纷打起官司——流弹砸向了乡村基……

  第二幕 一个瓶子里的闪转腾挪

  1998年,可以看作乡村基企业史上的第一个标志性年份。

  这一时期的中式快餐行业,同样风流云散、五味杂陈。

  在河南,乔赢的红高粱已经迎来了巅峰时刻。这个放言要到南极游泳的中原男人,在中式快餐的工业化标准化方面同样游得不错。汤、面、菜交给不同的工厂,物流配送到餐厅进行组装——媒体惊呼,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迎战洋快餐的好苗子。

  可惜好苗子还未发育完全,乔赢却因非法集资被捕入狱。这一时期的另一个正面典型出现在广东,依靠在国道旁开蒸品店发家的蔡达标宣称,真功夫在1997年研发出的电脑程控蒸汽柜,率先在全球攻克了中餐的标准化难题。“全球”,一个性感的字眼,尽管蔡达标的解决方案很难称得上石破天惊——把各种套餐由中央厨房做好后配送到各门店的蒸汽柜上。

  在重庆,李红也并未因为解放碑店的夭折而夭折。相反,她相继在重庆两路口、涪陵和沙坪坝开出了三家门店。李红的坚持,不是因为她突然种下了中式快餐的伟大梦想,而是解放碑店的实践,让她意识到了活下来的更好方式。

  不可否认,起步阶段的乡村基,就像一个刚刚洗脚上田继而涂脂抹粉的妇人,身上充满洋快餐的魅影,而内质却是一个中餐和洋快餐三七开的杂交品。

  因为“扮相”相近,业界甚至流传李红曾化名到麦当劳门店打工取经。

  比如,乡村基曾在店里依葫芦画瓢地设置儿童游戏区,产品线上也是薯条和面条共舞,炸鸡和米饭共鸣。但很快李红发现乡村基的薯条和炸鸡做得再好,顾客还是到麦当劳去,在洋快餐上和对手竞争,无异于瓦罐和瓷器比武。

  1999年,李红挥刀毅然砍掉洋快餐部分,新规划的菜品口味上还原川菜,形式上则融合各大菜系所长。“那时,每研发出一种新菜品,都让员工先尝,一周以后,公认好吃的就推广。反之,要么改进,要么放弃。”比如泡椒鸡,淮阳菜系的红烩牛肉、双黄狮子头都是在这一时期陆续引进的。此外,相比洋快餐人均20多元的消费,乡村基将价格区间牢牢锁定在12元上下。

  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为保证米饭质量,乡村基选择了不同区域大米进行实验,包括洗几次,浸泡多长时间,蒸多久等都进行了不同的排列组合,最后才选定东北大米。“即便在东北大米中,乡村基也对比了不下5个区域的品种。”

  又如,乡村基规定,所有食品都不含味精,牛肉中不添加任何添加剂等。这些在中式快餐行业有些残忍的承诺,都被最终坚持了下来。

  无论如何,乡村基这一次转身立竿见影,价格、服务、口味三大利器牢牢抓住,热腾腾的泡椒滑鸡、香菇鸡饭端上来,口味不错价格还便宜,店头人流多了起来,收银处的流水也越滚越欢快。

  只是,此时的店员们,似乎并未奢想他们的乡村基有朝一日能将直营店在全国开上100家。甚至有一次,李红半开玩笑地对员工说:“乡村基以后要是能开上30家,那日子可就太美啦!”员工半信半疑,脸上堆笑:“真要能那样就好了!”

  面包终会有的,但首先需要一台面包机。

  数据显示,从1996年到2006年,乡村基直营店总数为10家,扩展速度并不快。

  第三幕  乡村基里没有厕所?

  冯仑有个段子:一个人能把造型摆上十天,叫行为艺术;摆上十年,那便成了雕塑。乡村基的商业模式十年未变,这是李红最骄傲的地方;而怎样在一个瓶子里高效地精耕细作,则是她最痴迷的地方。

  ——完美,有时候是一句诗;要想在门槛极低的餐饮行业做到完美,在于你能否企业运营中的每道门槛做得完美。

  1998~2007年将近十年时间,乡村基干的事情只有一件——将一份中式套餐所涉及的各个环节不断标准化。比如,门店的玻璃在不同天气应该采取哪种步骤擦洗?店里的卫生死角应该采用哪种姿势清扫、手臂应该弯曲多少角度才能省时省力,甚至厨房不锈钢案板中的残垢应该如何用牙签剔除……这些都有相关标准。

  据说,一个合格的乡村基员工每天的步行距离是五公里。这五公里,指的是店员每天在店里来回走动产生的距离。李红在量化员工的同时,也在量化自己。每天,从化妆到出家门不超过20分钟,只要在重庆,中午必到乡村基排队就餐。

  在乡村基,还流传着一个独特“半年现象”。原来,看着乡村基门店开一家火一家,各地跟风者尾随而至,甚至乡村基内部也有人“组团下海”。但,即便是原来的厨师外加原来的经理,也依旧难以产生化学反应。“门店刚开始还像那么回事,但是往往不到半年,即关张歇业。”

  那么,乡村基的十年精髓,究竟“精”在哪里?

您正在浏览: 从一个女人的厨房到赴美上市连锁餐饮企业
网友评论
从一个女人的厨房到赴美上市连锁餐饮企业 评论共有4
发言人:原因 时间:2010-12-2
女人的能力是无限的,尤其当遭遇家庭的变故和世俗之后,当承担一个家庭重担的女人开始奋斗的时候,往往比男人的爆破力更强,也更容易实现最终的成功。
发言人:坎坷 时间:2010-12-2
一个优秀的女人应该具备三种素质,不一定像她这么成功,但也一定会充满魅力,在客厅像贵妇,在厨房像煮妇,在床上像荡妇,这是被男人公认的完美老婆类型。
发言人:4545 时间:2010-12-2
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但我一直觉得女人还是不要太辛苦了好,而且在一个家庭中,经济的收入主要来源还应该是男人,这样男人才会更有地位。
发言人:小Ks 时间:2010-12-2
这个女人是厉害,是我们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