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经验 > 创业点评 > 布什发家史带给我们的启示

布什发家史带给我们的启示

手机:M版  分类:创业点评  编辑:醉美人

布什发家史带给我们的启示 标签:发家史 创业经验 创业点评

  布什从哈佛商学院毕业3年后,就在叔叔的帮助下开起了石油公司。公司几度濒临破产,但每次都有贵人相救。

  年轻的乔治.W.布什在创业方面没有继承布什家族的稳健风格。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在商海浸泡多年后才进行第一笔投资,直到攒起万贯家财后才投身政坛。布什却在从哈佛商学院毕业仅3年后就开起了石油公司,同时宣布竞选国会议员。那一年是1978年,当时老布什担任美国中情局局长。

  布什的竞选活动以失败告终。与此同时,他的叔叔乔纳森。布什为他的阿巴斯托石油公司拉到了20多位股东,其中包括布什的奶奶多萝西。股东们总共投资约300万美元,却连1分钱的利润也没赚到。1982年,布什将公司改名为布什石油公司。虽然这时候老布什已当上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副总统,但这个金光闪闪的名字却无法改变石油价格下跌银行利率上浮的事实。布什石油公司曾几次濒临破产,但每次都有贵人相救。其中最慷慨的一位是老布什的好友、前白宫总管菲利浦。乌兹埃利。他以1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布什石油公司10%的股份,而该公司的总资产还不到40万美元。

  不久后,乌兹埃利的100万美元也被花光了,眼看布什石油公司就要关门大吉,布什遇到了两位耶鲁的师兄威廉。德威特和梅塞。雷诺兹。两位师兄同意将他们的光谱7石油公司与布什石油公司合并,布什担任董事会主席兼CEO.虽然布什又为光谱7石油公司招来了大笔投资,这家公司的亏损势头却丝毫未减。1986年上半年,光谱7石油公司的亏损额高达40万美元,形势极其不妙。在这紧急关头,布什又一次找到了救星。1986年9月,哈肯能源公司收购了光谱7公司。布什获得价格6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并在公司董事局及审计委员会占有一席之地,年薪12万美元。据一名哈肯能源公司的高级行政顾问事后透露,布什获得如此丰厚的报酬,是因为该公司董事局成员一致认为布什的姓氏对公司业务将有莫大的帮助。

  布什当上了无需工作坐收薪水的挂名董事,日子过得虽然逍遥,却着实空虚。最令布什不满意的是这份工作没法替他添加政治资本。

  布什早已瞄准了得克萨斯州州长的宝座,无奈支持者寥寥。共和党元老们抱怨说,布什的履历表跟一张白纸差不多,虽然衔头唬人,却没有任何实际成绩,选民哪里肯投他的票?

  1988年11月,正当美国总统大选接近尾声的时候,布什获知了得州牧场主棒球队在寻找买主的消息。布什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如果他买下这支棒球队,令后者不至于落入其他州的买主手中,他将赢得人数众多的得州棒球迷的衷心感激和拥戴。此外,他还可以借着棒球队的名义四处参加活动,从而提升自己的曝光率和知名度。

  当时,老布什在总统大选中已是胜利在望,布什迅速拉到几名投资人,合伙买下了得州牧场主棒球队。虽然布什所占的股份还不到2%,但是其余股东都乐得让布什单独负责一切对外事务,于是布什俨然以棒球队老板的身份出席各种活动,竭力为球队和自己打广告。他甚至印了一批棒球队明星卡,他自己的照片竟也在其中。

  与此同时,布什继续幸福地领着哈肯能源公司的薪水。身为董事局成员,布什可以用极优惠的价格购买公司股票。到了1989年,他手中持有的哈肯公司股票已增加近一倍。不过,由于公司总裁阿伦。昆沙作出的一个错误决定,哈肯公司陷入了经济困境,股票价格大幅下滑。

  在这个危急时刻,布什的姓氏为哈肯公司带来了好运。当时,巴林石油部长正在与美国著名的阿莫可能源公司商谈在巴林近海开发石油的合作事宜,双方正要达成初步意向时,巴林方面却突然宣布谈判破裂,理由是他们担心阿莫可公司店大欺客,宁可寻找一个规模较小但会尽全力为他们服务的合作伙伴。

  1990年1月,巴林政府宣布将该国近海石油的独家开采权交给哈肯能源公司,令所有石油专家大吃一惊。哈肯公司从未在得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和俄克拉荷马州之外的任何地方开采过石油,更没有在海上开采石油的经验。除此之外,哈肯公司当时正处于经济困境之中,债务缠身,现金周转不灵。虽然天上砸下个大馅饼,哈肯公司却啃不动,无奈之下只得以优厚条件邀得另一家公司加盟,巴林近海石油开采工程才得以正式上马。

  虽然布什表示他与这桩交易毫无瓜葛,但是巴林政府做出这种违背常理的决定,除了他们想借此与美国总统的长子拉关系之外,实在没有说得通的解释。凑巧的是,为巴林政府和哈肯公司穿针引线的是美国驻巴林大使查尔斯。霍斯勒。霍斯勒原本是一位圣地亚哥房地产富商,在1988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他捐赠给共和党候选人老布什的政治献金达10万美元之多。当记者追问布什对此事有何评论时,布什声称他非但没有利用自己的名字拉生意,反倒曾经对巴林政府的决定表示反对,因为他认为哈肯公司能力不足,难以承担这项任务。

   哈肯能源公司获得巴林政府的石油开采工程合同后,公司股票价格立即反弹,仅一周后就由每股4.50美元升到5.50美元。1990年6月20日,即巴林政府宣布合同得主的6个月后,布什不声不响地卖掉了21.214万股哈肯公司股票,净赚84.856万美元。几周后,伊拉克大军入侵科威特,导致所有在海湾地区有业务的石油公司股票价格暴跌。哈肯公司的股票价格跌至3.12美元。

  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位太子爷在抛售股票时获得了海湾面临战争威胁的内幕消息,但美国政府当时确已获知萨达姆有意入侵邻国的情报。退一步来说,即使布什果真对海湾局势一无所知,他也决不是凑巧拣了个好时机将股票卖掉。虽然哈肯公司在获得巴林石油开采合同后股价节节攀升,但实际上它一直未曾走出经济困境。身为审计委员会成员的布什对公司的经济状况自然十分清楚。在他抛出股票两个月后,哈肯公司公布了它第二季度亏损额达2000万美元的消息,其股价应声下跌24%。到1990年年底,哈肯公司的股价已跌至1.25美元。

  1990年10月,《休斯顿邮报》率先披露了布什于海湾战争前几周抛售股票的消息。1991年4月,《华尔街日报》又捅出了布什在抛售股票前并未依法向证券交易委员会通报的消息。该委员会迫于舆论压力,宣布对此事展开调查,结果不了了之,没有对布什提出起诉。这一结局并不出人意料,因为当时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布里登是老布什的热诚支持者,而由他委派的调查小组组长也是布什家族的老朋友。

  在1992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竞选对手抓住布什抛售哈肯股票的种种疑点,向老布什连连发炮。虽然老布什最终在竞选中落败并非由于这桩丑闻,但布什在事后曾表示,1992年全年是他一生中最不好过的日子。

  难过归难过,布什追逐名利的脚步丝毫没有因此放慢。他在买下得州牧场主棒球队后不久便意识到,如果不为该队重新建一个拥有漂亮外观和先进设备的主赛场,这支棒球队永远不可能赚到钱。由于得州法律规定只有地方各级政府才有权修建体育场,布什与他的搭档们便打起了棒球队所在地阿灵顿政府的主意。他们毫不掩饰地威胁说,如果阿灵顿政府拒绝提供土地和资金,他们就只好带着棒球队离开阿灵顿市。

  1992年10月,阿灵顿市长理查德。格林与布什等人签下合约,同意拨款1.35亿美元为得州牧场主棒球队兴建赛场。根据合约规定,棒球队每年需向阿灵顿市政府交纳一定数额的租金,当租金累计达6000万美元时,这个可容纳4.9万名观众的体育场连带它周围的270顷土地便归得州牧场主棒球队所有,售价之便宜令人目瞪口呆。

  更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头。为了兴建这个赛场,阿灵顿政府下令选定土地周围的居民统统迁出,而每户人家领到的赔偿金金额还不到地价的一半。众人虽然怨声连天,但想着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最终还是搬走了,只有一户人家拒不搬迁。阿灵顿政府二话不说,宣布将这户人家的土地充公,移交给得州牧场主棒球队。这家人无端没了立足之地,岂肯罢休,将官司一路打到了得州联邦法院。检察官在法庭上抖出了阿灵顿市政府和得州牧场主棒球队之间的种种交易,陪审团越听越怒,最后判决阿灵顿市政府向原告赔偿400万美元。

  不过,当这场旷日持久的法律大战终于结束时,得州牧场主棒球队的新赛场早已完工了。赛场的外墙用红砖和花岗岩搭建而成,令人一看便想起得州州长官邸的外观。赛场定于1994年春天投入使用。1993年11月8日,布什宣布参加得州州长竞选。他的竞选口号是自力更生,不依赖政府。当地媒体讽刺说,布什喊口号时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实属难得。

  1994年11月,布什当选为得克萨斯州州长。他终于有能力答谢曾帮助他的诸位“贵人”了。

  在布什赢得州长竞选的一个月后,他收到了一笔迟来的政治捐款————一张2.5万美元的支票,开票人是得州亿万富翁托马斯。希克斯。希克斯原本是布什的竞选对手、原得州州长安妮。理查德斯的支持者。在竞选初期,布什曾试图游说希克斯转变立场支持自己,却遭到婉拒。

  希克斯长得又高又壮,总是穿一身名牌西服和手制牛仔靴,在得州,这身打扮就是成功人士的象征。乍看起来,希克斯与一般的得州大款没有什么区别,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希克斯不但拥有美国最大的投资基金会之一,还是得州多家电台、报社和电视台的老板。换作几年前,布什很可能拒收希克斯的支票,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布什渐渐学会了圆滑处世。他心里清楚,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得罪这样一位财雄势大的人物都绝非明智之举。于是,布什以不计前嫌的姿态收下了支票,希克斯也保住了前得州州长安妮。理查德斯曾许给他的得州大学永久基金理事会成员的位子。当时,布什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宽宏大量”日后竟为自己带来了以千万美元计的财富。

  得州大学永久基金创立已有100多年,在建校初期,得州大学只能靠出租学校房产来赚取一些微薄的收入。1923年,勘探人员无意中发现得州大学的校园内竟埋藏着石油。此后,得州大学每年出售石油的收入高达数亿美元。当希克斯加入得州大学永久基金理事会时,该理事会可以调派的基金已高达130亿美元。不过,按照得州法律规定,高等院校的额外收入如被用来投资,只准用于购买债券股票,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分红或利息才可以用来建设教学楼、增添教学设备、改善教学条件。

  希克斯进入得州大学永久基金理事会后便反复向其他理事鼓吹,老一套投资办法已经不适用了,只有进行高风险投资才能获得高回报,从而迅速提高大家的收入。虽然按得州法律规定,高等院校的每笔投资交易都要对外公开,接受公众监督。但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船到桥头自然会直。

  要打通这条致富之路,当然离不开新任得州州长布什的帮助。

  1995年,布什签署法案,批准成立一个名为得州大学投资管理公司的“非营利机构”。

  既然理事会变成了公司,它的投资交易也就不需对外公开了。

  令人叫绝的是,这一切安排都是合法的,从该公司成立之日起,托马斯。希克斯通过一笔笔完全合法的交易,将得州大学投资基金会的数亿美元分发给了曾在政治上或经济上支持过布什一家的“贵人”们。

  1995年3月1日,即布什就任得州州长一个月后,得州大学永久基金理事会投票通过用1000万美元购买卡莱尔基金,该基金会的主席是里根执政时期的美国国防部长弗兰克。卡鲁奇,基金会成员中包括老布什执政时期的白宫经济顾问理查德。达曼和前美国国务卿、老布什总统竞选委员会主席詹姆斯。贝克。就连布什本人与卡莱尔基金会也颇有渊源。该基金会于1989年收购了美国最大的航空饮食服务公司,第二年就给布什安排了一个该公司董事局成员的位子。

  老布什离开白宫后,卡莱尔基金会多次在各地举办活动,邀请老布什去演讲,当然,演讲费十分丰厚。1998年,卡莱尔亚洲基金会聘请老布什为“高级顾问”,除了固定的年薪之外,卡莱尔基金会还将一小部分基金无偿拨到老布什名下。

  1996年,得州大学基金管理公司已经正式上马。该公司作出的第一笔投资决定是拿出5000万美元购买刚刚创立不久的KKR1996基金。该基金会的老板是亨利。克拉韦斯,他是老布什1992年总统竞选委员会的融资顾问,在过去10年中,他是共和党最重要的“捐款大户”之一,仅1996年第一季度,他就向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捐赠了12.5万美元。

  1998年4月,得州大学基金管理公司投资2000万美元与贝斯兄弟公司共同兴办一家企业。贝斯兄弟是布什一家的老朋友,这两位石油大亨在过去10年中向共和党捐赠大笔政治献金,手面之阔不亚于克拉韦斯。

  1998年下半年,得州大学基金管理公司拨出9600万美元购买马弗里克基金。该基金的主要经营者是布什一家的老朋友怀利家族。怀利家族在1993至1998年期间捐给共和党的政治献金超过30万美元。

  上述获益者基本上都是布什“10万美元俱乐部”的成员。这是美国媒体给从1988年至1992年期间向共和党捐款超过10万美元的大款们的封号。

  以上名单只是冰山一角。除了布什的支持者之外,希克斯的许多亲朋好友乃至生意伙伴开设的公司也都获得了得州大学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与此同时,希克斯从民主党的支持者摇身一变成为共和党的“捐款大户”。从1995年至1998年布什第二次当选得州州长时,希克斯与他的弟弟斯蒂芬向布什竞选委员会捐款共达14.6万美元,此外,希克斯主管的基金会向共和党委员会捐款达18万美元,希克斯夫妇捐给共和党不同候选人及委员会的政治献金累计达9万美元。如果加上他的生意搭档和亲朋好友的捐款,希克斯自从当上得州大学永久基金理事会成员后,对共和党的“贡献”已超过50万美元。这还不是希克斯给予布什的最好报答。

  1998年,希克斯以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得州牧场主棒球队。

  这一价格是布什等人于1989年买下同一支棒球队的价格的3倍。棒球队的其他几位股东十分识趣,在双方交易达成的前夕,各自向布什转让了一部分股份,令布什拥有的股份从1.8股增至12股。在签订合同当天,布什兴高采烈地对记者说:“这桩子买卖将让我赚到做梦也没想过的大钱。”

  这桩交易让布什用60.6万美元的投资赚到了1500万美元,利润率高达2.4倍。布什在商场上屡战屡败20多年后,终于扬眉吐气,跻身千万富翁之列。当他于2000年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时,他已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富的总统候选人,排名仅次于林登。约翰逊。

  媒体报道这桩交易时,对布什一片赞扬之声。确实,没有人能否认布什为建立得州牧场主棒球队这个品牌做出的贡献。他是球队的公关代表兼形象大使,他说服阿灵顿市政府为球队建赛场,更令球队的“含金量”剧增。棒球队的其他几位股东也表示,他们自愿转让部分股份给布什,完全是基于公平原则,因为布什为球队做出的贡献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在报道中提到,棒球队的买主希克斯由于布什的委任才得以掌握高达130亿美元的公共基金的投资权。当然,即使有人披露此事,单凭这一点也无法证明希克斯购买得州牧场主棒球队是一桩不道德的交易。同理,虽然近日来美国反对党和部分媒体揪住布什当年抛售哈肯股票一事穷追猛打,但恐怕他们也难以抓到布什的真正痛脚。回顾布什的发家史,我们只能说,他是一位从年轻时代起就与金钱和权力十分接近的高干子弟,他能够熟练地利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最后过上了腰缠万贯的幸福日子。他身手敏捷地绕过了法律设下的重重障碍,至于他的良心会不会感到不安,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您正在浏览: 布什发家史带给我们的启示
网友评论
布什发家史带给我们的启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