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名人创业故事 > 江南春:赚钱不是目的只是过程的一个附属物

江南春:赚钱不是目的只是过程的一个附属物

手机:M版  分类:名人创业故事  编辑:毛毛

江南春:赚钱不是目的只是过程的一个附属物 标签:赚钱 过程 江南春 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创业目的就是为了赚钱,然而这样的人大多都会以失败告终,而那些不是为了赚钱而去创业的人却都发了大财,江南春就是最典型的一个。

  熟悉江南春的人都知道,他的经营才能那时已经初现端倪,只不过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追女生。为了严格控制成本,他送花的时候一般采用“集团采购,统一发货”的方式。

  大约一年前,一个由中国人制造的财富传奇在纽约实现――美国东部时间2005 年7月14日上午9点30分,一位32岁的上海青年按响了纽约纳斯达克股市的开市铃声。此人叫江南春,这声清脆的响铃标志着他麾下的分众传媒(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分众当天的市值就达到8亿美金,作为其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江南春,身价随即超过20亿人民币。

  这个传奇究竟是怎样诞生的?一年后,记者来到了上海。

  7月的上海,正是湿热的天气,只有到了晚上空气里才略有凉意。浦东著名的金贸大厦旁,江南春在夜幕中如约出现。他身材魁梧,颇似北方汉子,但实际上却是个地道的上海人。他言谈爽朗,“我是个工作狂,平时没什么休闲,唯一的爱好是做足底按摩,我们一边做足底一边聊吧”,于是我们直接进了一家足疗院。

  江南春的赚钱方式很简单:把液晶电视装在电梯口播放广告,然后收取广告费。在2002年,中国内地还没有这种广告运行方式,江南春称得上是开山鼻祖。现在,他的液晶广告遍布全国75个城市的中高档楼宇和卖场,每天滚动播出广告和各类信息。这个全新的广告投放模式使得分众传媒上市后的市值很快就翻了3番,年仅33岁的江南春身价已高达5.2亿美金。

  为谈恋爱磨炼经营头脑

  传说江南春出身书香门弟,他的名字就是父亲取自词牌名。但事实并非如此。他生于1973年3月,“我的父亲是一位审计师,母亲承包了一家小便利店。我姓江,我们家门朝南,我出生在春天,所以叫江南春。”

  学生时代,江南春就是校园里颇有名气的“诗人”,那时候这可是个光芒四射的头衔。上高中时,江南春酷爱写作,曾经拿过上海市中学生作文一等奖,这样的一摞红皮证书,使他1991年被保送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一踏进华师大,他就成了校园诗坛的活跃分子,继而成了著名的“夏雨诗社”的社长,而这仅仅是江南春闻名校园的开始。

  说起大学生活,江南春立刻兴奋起来,“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对于江南春来说,当年“在学校丽娃河畔带着不同的女生散步的感觉”,实在是美得冒泡。“大学期间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谈恋爱。”

  熟悉江南春的人都知道,他的经营才能那时已经初现端倪,只不过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追女生。为了严格控制成本,他送花的时候一般采用“集团采购,统一发货”的方式。有一次过圣诞节,江南春在同一个花店定了13 束花,分别送给13位佳人。但糟糕的是,快递员不谙个中奥妙,拿着所有的花照着名单挨个去送。“第一个人就看到后面12个,第二个人看到后面1个,以及前面不断被画掉的。”女生好奇之下拿过名单一看,立即“柳眉倒竖”,江南春的一番苦心就这样付诸东流。“主要是我觉得分别去买比较贵,在13束统购的情况下,能拿到4.5折。”回忆起这段往事,江南春依然唏嘘不已。

  为了吸引更多女孩的注意,刚上大二,江南春便谋划参选校学生会主席。但按照惯例,大三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竞选,江南春可谓“先天不足”,于是,他千方百计调动并整合各方面的资源。

  首先是写竞选演说稿,写完后,江南春找不同的老师修改,“我至少找过中文系的6个老师,他们每人帮我改一点,最后这个讲稿就非常完美”。

  接着,江南春挨个找各系的学生代表沟通,将大家关心的话题精心整理成78个问题,并逐一准备答案。

  然后,江南春用20多天的时间,把自己准备的稿子和答案烂熟于心。初赛那天,按照抽签江南春第一个上台,当他面对学生代表时,“刚一张口,哗哗就喷了出来。基本上不太用大脑思考”。接下来学生代表提的3个问题,都在事先准备的78个问题之列,他只需要按照自己写好的“标准答案”背出来就行了。其他的参选学生完全被江南春近乎完美的表现惊呆了。

  江南春还事先安排了中文系最尖刻的4名学长坐在前三排,负责提问其他的竞选者, 这4位“炮手”轮番攻击,“结果每个对手都表现得很没信心,然后我就顺利出线了”。

  最后一步是学生代表大会投票。江南春以10块钱一顿饭的成本,跟16个系的学生会主席逐一沟通。这些沟通的成果就是,学生代表大会一共162票,江南春最终以159票的绝对优势当选。

  江南春的同学和老师曾不止一次感叹他“有完美的执行力”,这在他的竞选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也成为他日后立足商界的关键素质。

  160元“巨债”逼出学生总裁

  竞选给江南春留下了因拉票而产生的160元“巨额”债务。为了还清这笔钱,江南春想尽一切办法赚钱,甚至干过每天七八元的体力活。

  1992年底,上海一家广告公司来到学生会委托江南春招聘大学生做兼职拍电视广告,底薪每月300元。江南春利用“职权”没有把招聘海报贴出去,而是自己跑去应聘,“人家没得选择,只好要我了”。

  起初他准备只干一个月,还了债就罢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从此与广告结下了不解之缘。问起原因,江南春爽朗地笑了:“还是和恋爱有关。”

  “1992年以后,我们的目标受众(女生)对男生的判断标准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我刚开始在校园舞厅说我是中文系的教师,爆受女生的欢迎;后来说是诗人,人家感觉也很好;但当经商热潮越来越高的时候,我说我是个诗人,等于说自己是个穷人。”一向自信的江南春开始分析什么样的身份才最受女生欢迎。有一次他尝试着说自己是开礼品店的,没想到受欢迎指数大幅提升,改称是卖水产的,也同样受欢迎,因为那是一个个体户容光焕发的时代,江南春就此坚定了从商的决心。

  当时的江南春并没有想到这份底薪300元的工作开始了他的广告人生。对于第一笔广告业务,江南春至今仍印象深刻:客户出1500元想找人写一个广告方案,什么也不懂的江南春硬是揽下了这个瓷器活儿,连夜赶了一个脚本,没想到客户看了十分满意,投入十几万进行拍摄。初战告捷的江南春,又赶上了上海淮海路新建商厦的好时机,在卢湾区商委的支持下,淮海路的商厦形象工程几乎被这个20岁出头的大学生包揽。

  每个月几千甚至几万的收入让江南春很快成了学生富翁。他经常西服笔挺,左手拎公文包,右手拿着手机出入校园内外。“我第一年挣的钱买了一个手机,那时候4万多,拿着它在学校里走,每次碰到美女的时候就想,怎么这个时候没人给我打电话呢?”

  不管白天的业务多繁忙,晚上8点,江南春仍会准时出现在舞厅,跳完舞还要继续和女生散一个半小时的步。

  大学三年级,21岁的江南春筹资100多万成立了永怡传媒公司,几年后,永怡传媒以95%的份额称霸上海IT广告代理市场,营业额达到1.5亿元。“那时候非常牛,小单子都不接,客户给的支票都是1000万一张。”

  电梯口发现商机

  永怡的辉煌持续了几年,终于在中国互联网严冬到来的时候画上了句号。

  “所有的IT广告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个情景发生在2001年,成千上万的网站纷纷倒闭,江南春的广告公司利润一落千丈。为了维持运转,习惯做大买卖的江南春也接起了餐厅的小广告,这一年里他每天都在熬日子。

  江南春第一次对自己干了近10年的广告代理业产生了怀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成长是虚幻的,自己原来做着一份朝不保夕的工作”。

  江南春陷入了彷徨,就在这个时候,他被一个朋友点醒了。

  这个点醒江南春的人,并非等闲之辈。他就是陈天桥,当时他做着一个国内还没有人涉足的行业――网络游戏,凭借一款名为《传奇》的游戏,陈天桥成为创造财富的黑马。陈天桥的成功,给了江南春极大的震动。 2002年,江南春决定另辟蹊径,开创一个新的媒体产业,这源于一次偶然。

  那天他正百无聊赖地等电梯,不经意间发现围在电梯附近的人都同样无聊,而这时大家眼前的电梯门不就是很好的广告投放点吗!?灵感乍现的江南春立刻找到国贸大厦相关的负责人。

  “如果有一个很漂亮的液晶屏放在电梯口,里面播放一些展览会信息,汽车广告,您觉得好不好?”

  答复是肯定的。2002年5月,29岁的江南春把自己两千多万的家底全部拿出来,锁定上海最顶级的50栋商业楼宇安装液晶显示屏。但是面对这种全新的广告投放模式,客户们并没有忙着掏腰包,大家都在观望。

  没有客户投放,就等于每天在烧钱。那段日子,江南春体会到了失败的恐惧。“那些钱是我10年创业的积累。那时候感觉不是钱在烧,而是我10年来昼夜奋斗的岁月在烧。”

  转眼到了春节,江南春的钱已经烧了8个月,整个人处在焦灼中。他曾在房间里苦苦挣扎了7天,思索哈姆雷特的那句发问:“生存还是死亡。” 最终的答案是――把创业进行到底。

  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2003年5月,江南春把永怡传媒公司更名为分众传媒(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之后的一天,对门的“软银中国”负责人余蔚突然造访。3个小时之后,双方达成了投资的基本框架。“他们要投1000万美金,但我没同意,我觉得1000万美金投进来,公司就变他们家的了。”江南春坚持只接受软银50万美金的融资。

  从50幢到100幢再到150幢,江南春在这些高档写字楼装上了400多台广告液晶屏,客户们开始光顾这个辐射面越来越大的广告公司。效益来了,同行的竞争也来了。 2003年,一家名叫“聚众”的公司以同样的模式开始在北京楼宇铺点,并紧跟分众向全国扩展。

  于是, 聚众和分众的博弈开始了。“我们会跑到对方已经签了的楼里跟物业说:‘啊?聚众在这栋楼挂广告屏你们只收了5000元?你们的楼怎么也得50000吧。’物业就会找聚众要求加钱,当然,他们也那样对付我们。”

  竞争使得市场不断扩大,然而与此同时,恶意的对搏也让双方颇感疲惫,江南春逐渐萌生出两家合并的念头。

  2005年1月8日,分众以3.25亿美金收购聚众传媒。这样一来,分众传媒的商业楼宇联播网覆盖了中国近75个城市,拥有6万多个显示屏。

  从此江南春的作息表里就彻底把休闲内容剔除了。从早上 7点半睁眼,直到次日凌晨2点钟入睡,江南春一直都是工作状态,在他唯一的闲暇――足底按摩的时间,作息表里这样写道:22:00-24:00,去足底按摩店按摩,同时召集公司相关部门的领导开会,解决工作中的问题;或者给各地总经理打电话,了解情况。

  这种几近疯狂的状态使得江南春没有穿过休闲服,衣橱里全是衬衣和西装,“因为10多年来生活中好像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对江南春来说,诗人的时代已经过去。约女生跳舞,牵着柔软的手在月光下的河岸散步,也是遥远的记忆。

您正在浏览: 江南春:赚钱不是目的只是过程的一个附属物
网友评论
江南春:赚钱不是目的只是过程的一个附属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