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任一在创业的路上痛着并快乐着

任一在创业的路上痛着并快乐着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浩宇

  创业的路都是布满荆棘的,每个创业者都经历了无数的痛,任一也是一样,然而他却说创业的路上有痛更有快乐。

  在任一的办公桌上,有一碟五颜六色的糖。这位爱吃巧克力的年轻人创业7年,品着其间的苦涩和甜蜜,带领他的冲浪平台纵横驰骋在Linux的世界,成为香港创业板企业中最年轻的主席。

  就在前几天,任一和老同学在咖啡馆里聊天,彼此询问最近日子过得怎么样,任一不假思索地顺口说道:“我?生活得挺好埃”不想却引来大家一通嘲笑,“你啊,有生活吗?”仔细想来,任一还真无言以对,毕竟他也不认为上班开车来、下班开车走称得上是好的生活。然而他似乎只能让生活这样。对此他很是无奈:“事业有了,公司上市了,压力、头绪比以前更多了,开个董事会都要先找联交所发个公告。前段时间,赶上季报、年报一起发,那真是空中飞人,一周要跑三四个地方。”

  压力与疲惫时常会暴露在这张年轻的脸上,但当任一看到曾经的竞争对手正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的时候,他感到自己是“痛并快乐着”。

  创业滋味好比巧克力

  17年前,任一12岁,那时国内还没有电脑,任一不知从哪儿搞到一本有关汇编语言的电脑书,就开始自学编程。没有人教,没有机器可供实验,只能在脑子里虚拟地想象它的运行。“这感觉比较怪。”

  1995年刚刚毕业的任一把上大学时设计的一个芯片卖掉,挣了几十万元,得以开着自己的车去上研究生。研究生上了半年,任一觉得课程设计非常不合理,就干脆弃学,自己开公司。

  任一最憎恨的食物是烧饼夹蛋,“那是在编写中文Linux期间,一个月内大概写了七八万行程序吧。我坐在一堆机器中间,除了上厕所没有挪动过。晚上一般工作到深夜,附近的餐馆都关门了,只有24小时营业的永和豆浆还开着门。于是,我吃了两个月的烧饼夹蛋。”为了编程序,任一曾经一个星期没睡觉,到最后“人都麻木了,能清楚地感到手指关节在皮肤下一拉一伸。”最长纪录是一个月没出屋,靠吃方便面活了下来。

  研发工作历时一年,1999年4月,第一套中文Linux操作系统终于面世,仅仅4个月就卖了10万套,连续4个月位于联邦软件销售排行榜第一名。任一成功了。但是他又坐到那台心爱的电脑前,开始了又一次充满诱惑力的冒险。

  随着新股东不断加入冲浪平台,2001年在香港创业板上市逐渐成为任一的明确目标。然而就像巧克力中的苦涩滋味,从筹备到最终上市,冲浪平台用了15个月的时间,为了得到中国证监会的无异议函就等了近8个月。

  2001年12月11日,冲浪平台终于在香港创业板上市,集资2100万港币。对于任一来说,上市不但意味着融到了资金,更重要的是让他想明白了这个企业到底是为谁干,是赚钱还是做事业。

  “现在我就是要创造一个环境,让冲浪平台始终是一个创业企业,要保持创业企业的创新精神与激情,让我的员工不要被曾经困扰我的东西困扰。”谈到这里,他的眼圈竟然一红。

  酷爱玩具酷爱糖

  在程序世界里,任一总是自由驰骋,他的生活中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小事故:比如他会穿两只不一样的鞋子出现在公众场合,会在买单时才发现自己没带钱,要么,连误两班飞机……“有时白痴得让人不相信”,任一这样说自己:“生活是烂掉了。”

  虽然已经成为一个充满朝气的高科技企业的领袖,任一身上依然写满了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特有的印记:任一酷爱糖。一碟五颜六色的糖摆在他的办公桌上,在玩程序玩到饿得发慌的时候,糖是他最好的朋友。

  任一酷爱玩具。在他办公室的角落里,有一架遥控玩具车。关上办公室的门,他把脚翘在桌子上,操着遥控器,听着洛克斯特伍德的豆沙公鸡嗓或者帕瓦罗蒂大叔的咏叹调,乐不可支地让那辆红色小车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疾驶、刹车、转弯、倒退。

  除了糖、玩具,任一还是混沌理论和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发烧友,热衷于探究时间轴在物理世界中存在的意义和数字之美,为“蝴蝶的翅膀”神魂颠倒。

  还有,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辆奔驰SLK跑车敞着篷在四环路上狂奔,那多半是这位70年代出生的电脑天才在过他的飞车瘾。

您正在浏览: 任一在创业的路上痛着并快乐着
网友评论
任一在创业的路上痛着并快乐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