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会吃亏的许老大

会吃亏的许老大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巧距离

会吃亏的许老大 标签:吃亏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现在一些民营企业,过去叫乡镇企业,很多是早期富裕起来的家族企业,他们“离土不离乡”,对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和解决农民就业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但是他们也有外人体会不到的困惑,阻碍着企业的继续壮大。河北省琢州市百尺竿乡的许金明却以他自己的方式解决他面临的这些困惑。

   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乡毛家屯村

2007年2月10日上午,距离猪年春节只剩下一周时间,河北省涿州市毛家屯村的村委会议上传出了一个消息,在村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村民们突然惶惶不安起来。
  村主任:“村里要没有这么一个好带头人,这村里恐怕就乱了。”

  村民:“早就想退,老百姓不同意。”

  村民:“就得让他干,别人干不了。

  村民们说的人就是他,毛家屯村党支部书记许登科,今年七十岁了,在村委会议上他提出年纪大想辞职,可村民们都不同意,劝说无效后几十名村民集体找到了乡政府。

  乡长:“党员跟群众多次找到乡里边党委政府,强烈要求说他们的许书记不能卸任。”

  村民不愿意许登科卸任,因为换了谁都没有他当村支书能得到实惠,他的背后有个厉害儿子许金明,三年时间,许金明就白白捐出300多万元用于村里的建设。

  村民:“他一歇了资金怎么筹备,他能从家里拿出钱来,别人可不会这么干。”

  在村里许家是个典型的家族企业,实力雄厚,许金明没有想到他的捐助会让父亲在村支书的位置上退不下来。那么这个许金明倒底是个什么人物?这还要从许家的元老——许登科说起。

  许登科上世纪80年代在村里办了一个翻砂厂,专门生产各类铁铸件,他的三个儿子先后都到厂里工作,老大跑销售,老二和老三当司机。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看着儿子们日渐长大成人,许老汉反而愁得睡不着觉了。

  许登科:“那是晚上睡觉都睡不着,都琢磨,哥仨都在一个厂子里肯定干不好,这个想说了算,那个想说了算的,这个就是搞不成。”

  许老汉琢磨着,让一个儿子留在老厂,另外两个出去另起炉灶,在农村哥兄弟为了争几片瓦打得不可开交的事许老汉见多了,谁去谁留让他很伤脑筋。此时老大许金明站了出来,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惊的话。

  许金明:“我说挣了钱我一分钱不要,我认为吃点亏在家庭来讲不算什么,为什么呢?你家庭都融入不了这种吃亏的概念,那社会交朋好友更别提了。”

  许金明自告奋勇不带一分钱出门,这让大家都很意外,其实他是想用吃亏换来家庭的和睦,他的大度让父亲和两个弟弟很感动。

  二弟:“总厂剩点钱,准备给大哥补一补,大哥最后还是不要。”

  三弟:“我想不通,他有这个胸怀,就是胸怀比较大。”

  家就这样分了,老二留在老厂,老三在父亲的帮助下建了新厂,许金明一无所得。村民们看在眼里,对许金明也很佩服。正当大家为他今后的路发愁时,许金明借了5万元钱盖了几间厂房,有人一打听他这厂不是搞翻砂而是要生产锅炉的。

  原来,许家的翻砂厂给北京一家锅炉厂生产过配件,那家锅炉厂产品不够销,许金明就和他们合作贴牌生产。1991年5月,北京那家厂派技术员前来指导,生产小型民用采暖炉和茶浴炉,当年就赚到了10万元。但是这样不愁销的好生意,许金明只干了3年就不想干了。

  许金明:“给人家锅炉厂配套加工,人家说定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应该产品靠咱们自己研发。”

  锅炉与工业生产、人民生活密不可分,正是看到了里面的商机,许金明才决心设计制造出属于自己的锅炉。经过打听他得知,西安交通大学有个锅炉设计专业,对外招收学员培训,他决定送人到西安学习去。筛选了十里八村的年轻人,他看上了孙保泽。孙保泽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许金明觉得能有这机会深造他会求之不得,可是他兴冲冲地赶到孙家却被一口拒绝了。

  孙保泽:“当时家里边也种着地,孩子也不大。”

  孙保泽的妻子:“没出去过,接受不了,舍不得。”

  孙保泽的父母上了年纪需要照顾,家里还有20多亩地,他是全家的顶梁柱,到西安上学农活就没人能干了,一家人的生活将陷入困境。许金明拍着胸脯立下了保证,学习期间孙家的农活厂里全包了,学费生活费报销,还给发全额的工资。

  孙保泽的妻子:“人家付出这么大,我们心里反正挺感激的。”

  孙保泽:“这么肯定而且又这么热心,所以对家庭顾虑这一块,我就不存在一些其它的想法。”

  1994年8月,孙保泽和另外2个人远赴西安,一年半后学成归来。厂里获得了国家B级锅炉和D2级压力容器制造资格,先后开发生产了常压、有压燃煤锅炉,最大达到100蒸吨,可以用于城市集中供热及工业生产。2003年10月,涿州市开发区对外发布了一个消息,让许金明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供热中心负责人:“当时咱们需要定3台20吨热水燃煤锅炉,参加招标的有5家。”

  许金明也报名参加了竞标,怎样才能出奇制胜呢?他和孙保泽多次到开发区实地了解情况,想寻找突破口,后来一片空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孙保泽:“当时他的锅炉房没有建,只把空空的一块白地,介绍说这里准备将来建锅炉房。”

  仅仅卖锅炉谁都会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足够了,但许金明却觉得要想拿下项目,功夫要用在锅炉之外,他从空地上看到了希望。两周后,他们提出了一个节省巨额投资的方案。

  供热中心负责人:“他们说你们的锅炉房不用24米高,到17米就可以了,我们当时听了这个高度,我们很惊讶,不可能。”

  原来,得知客户的锅炉房没有建造,许金明决定结合厂里以前的专利设计,制造出体积小性能好的产品,节省锅炉房的基建投资。

  孙保泽:“这是新型的水火管锅壳式锅炉,里边放的都是烟管,受热面都放到锅壳里边去了,这样以来它体积就缩小了很多,下集箱特别粗,加上引射装置,对水管里边的上升速度也有所增加。”

  最终,许金明开发的新型锅炉在竞标中脱颖而出。

  供热中心负责人:“非常满意,楼房矮了七八米左右,这一块资金节省了180多万,设计那个都能达到供热标准。”

  这些工人是许金明从本村和附近村子招来的农民,到2004年他的职工达到200多人,厂里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生意做大了,他打算征下村里32亩地,扩建厂房大干一番,可事情已经谈妥有的村民又反悔了。

  许金明:“给多少钱他都不卖,我让你办不成这个事。”

  记者:“就是有点嫉妒?”

  许金明:“对,就是这意思。”

  村民们七嘴八舌,在征地上不能达成一致。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许金明措手不及,然而两天后,他早上开着车要到厂里上班,刚出门车就被迫停住了。

  许金明:“人家正在卸玉米,农村的路不是窄吗?三轮车就占马路中心以上了。”

  许金明让村民把车挪一下让个道,可他没想到,乡里乡亲的人家竟然置若罔闻。

  许金明:“着急呀,到点了,结果按喇叭呢。”

  许金明有点恼火,正想下车和村民理论,突然有人使劲敲他的后备箱。

  许金明:“吓我一跳,我说这是谁呀,我一开门下来是我父亲。”

  许金明很高兴,以为父亲是来帮他说话的,可是父亲却批头盖脸把他数落了一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会吃亏的许老大
网友评论
会吃亏的许老大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