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创业 > 海归创业 > 创业洋学堂的重庆妹

创业洋学堂的重庆妹

手机:M版  分类:海归创业  编辑:丽人行

创业洋学堂的重庆妹 标签:重庆 如何创业 海归创业

  如今的洋学堂在中国大地已经风靡起来,然而当初创办这个洋学堂的人物不过是一个重庆妹,她的学堂名字就是蒙特梭利教育中心。

 在一些明星争先加入新加坡国籍的时候,重庆妹儿熊英却放弃了国外优越的高层管理工作,结束多年海外漂泊生活,带着全家回国创业。怀揣突破国内传统的教育方式的决心,她引资千万元在重庆办起了“洋学堂”。

  放弃国外优越生活欲回乡创业

  熊英是较早一批留洋的人士之一,在英国上完大学后,她转而到新加坡攻读硕士学位。新加坡一家著名的集团公司相中了这匹“千里马”,聘用了她。凭着自己的优秀才干,熊英也在这家公司如鱼得水,步步高升。“丰厚的收入,舒适的办公环境,朋友说我是过着真正金领生活。”熊英说,但她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回乡创业的念头,从来未曾消失过。

  一次偶然的机会,熊英听到朋友说起,目前国内的“洋学堂”很吃香。新加坡的教育不仅享誉全球华人世界,在西方社会也备受推崇。熊英想到了国外较为普及的蒙特梭利教育理念。和国内传统教育相比,蒙特梭利教育有很多的不同。在蒙特梭利教育环境里,老师给孩子的课程都是根据每个孩子自己学习的进度和需求来量身定做的,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以孩子为中心”的教学环境。“这样的教育方式,可以帮助提高早教水平,应该会受到国人的青睐。”

  国内家长并不理解

  幼儿教育的重要

  熊英的丈夫是一名新加坡人,想法并不如她那么乐观:“你对国内市场并不了解,光是听说怎么成呢?弄不好,你这边的工作也可能丢。”熊英很坚持,随后请了长假,听取了丈夫的意见,回国进行全面考察。

  但事情并非一帆风顺。和国外相比,国内的早期教育学校,孩子一般都在社区里的幼儿园。一些家长认为,幼儿园就是送孩子玩的地方,让老师代管的地方,并不知道如何去开发孩子的智力,依照孩子的个性去引导其发展。家长的这种想法,让熊英有点想打退堂鼓。而当她和同行聊天后,更加深了这样的感觉。

  “在北京、上海,引入欧美式教育方式的也不少,但有的有些变味。”熊英说,比如,我们要求孩子将碗里的豆子,用勺子舀到另外一个碗里。一些老师只要求孩子简单完成这个动作,而没有强调让孩子自己去思考怎么舀才能更稳,舀得更多。

  中西方教育方式的碰撞

  接下来的另一件事,让熊英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在熊英回国的时间,将自己的小儿子也带在身边,在国内的一家学校学习。一天,做作业的儿子突然“发飙”了,大吼道:“不写了,我不要写了,这有什么意思!”原来,老师要求班里的孩子回家后,反复练习写阿拉伯数字1~50。但实际上,小儿子早在新加坡时,早已超前学习到1~100的加减法了。这样写数字,对他来说,无聊而枯燥,也没有多大帮助。

  “对不同的孩子没有区别的教学,出去这么久,我首次感受到巨大的中西方文化差异的碰撞。”熊英说,在传统的教学环境里,每堂课根据老师制定的教学计划来定,这堂课学数字2、3、4还是A、B、C,由老师决定,而不是孩子自己。

  选择重庆作为中国市场“桥头堡”

  下定决心后,熊英毅然决定辞掉原来的工作。在综合考察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昆明等城市后,熊英决定把重庆作为中国市场“桥头堡”。“重庆有3000多万人口,主城区人口就达到了800多万,早教市场太大了。”熊英说,重庆的教育培训市场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如普通的、小型的家教中心繁杂,相对的专业的品牌教育培训机构较少(尤其是国外的名牌教育机构少),就这个角度来说,在重庆市专业的、高端的品牌教育机构有很大的市场潜力。

  新加坡政府支持投资重庆

  并且,熊英的想法也得到新加坡政府的支持。在2007年新加坡的政府对海外投资建议书里,新加坡政府鼓励品牌教育机构投资中国中西部,尤其以重庆为代表。若能在家乡办学,也不枉外出漂泊这么多年。

  满心欢喜的熊英,揣着重庆教育市场投资报告书,穿梭于新加坡各大品牌教育机构之间。熊英的努力,最终得到了新加坡知名教育机构东尼·博赞的认同。首期将投资2000万元,在江北龙湖打造首个蒙特梭利教育中心。而该中心将是继北京之后,国内第2个获得认证的蒙特梭利教育中心。

您正在浏览: 创业洋学堂的重庆妹
网友评论
创业洋学堂的重庆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