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名人创业故事 > 戴尔创业问答

戴尔创业问答

手机:M版  分类:名人创业故事  编辑:巧距离

戴尔创业问答 标签:创业问答 戴尔 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戴尔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而他创业的经历我们可能无从知晓,下面是记者与戴尔先生进行的创业问答。

  戴尔公司成立27年,戴尔担任了24年的CEO,并且以14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名列美国富豪榜第15位。7月12日,我们的九名全明星学生创业者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参与了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和福布斯特别项目编辑迈克尔·诺尔(Michael Noer)的圆桌讨论。身为史上最了不起的学生创业者之一,戴尔在他的德克萨斯大学宿舍里创办了他的电脑公司,如今戴尔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科技巨头,在世界各地拥有超过10.3万名员工,销售额超过610亿美元。公司成立27年,戴尔担任了24年的CEO,并且以14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名列美国富豪榜第15位。

  我如何成为创业者

  迈克尔·戴尔:我被问到的最有趣的问题之一是:“我如何成为创业者?”

  克雷格·德威尔(Craig Dwyer):你的回答是?

  迈克尔·戴尔:友好的版本吗?去实践,去着手做事。如果你等待别人教你成为创业者,你就不是一个创业者。

  扎克·汉密尔顿(Zach Hamilton):技能可以学习。它是让你走出去做出不凡之事的驱动力和雄心。我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医生。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做律师。但只有自强自立的志气--即使在困难的时刻--让我们与众不同。

  丹尼尔·布莱克(Daniel Blake):我认为戴尔电脑公司的故事十分令人赞叹。你从公司成立起几乎一直都是CEO,这太让我震惊了。你个人能够与公司的高速增长齐头并进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我认为这一点不是靠学习能够得到的。我认为这也不是单纯靠志气就能做到的。有远大志向的人多得很,但是没有一帆风顺的。

  迈克尔·戴尔:有一些是环境因素。如果把你置于一个有机会快速学习,并且必须学会成功的环境的话,你的学习过程就会快得惊人。

  欧内斯廷·傅(Ernestine Fu):我认为创业精神是无法教授的。但我认为创业课程会有帮助。我进入斯坦福之前,我并不真正了解创业的含义。但后来我发现,从我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走创业之路。我上高中的时候,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性组织。通过创新和不断改革我领导的组织,我展现了自己的创业精神。但直到我进了斯坦福大学,听到每个人都在说,“创业!创业!硅谷!”我才知道我在做着的事情就是创业。

  尼基尔·塞提(Nikhil Sethi):这的确是一个定义问题。我认为创业者这个用语是不正确的。这个词包涵了太多的营销意味。人人都想当“创业者”.创业者是什么意思呢?

  克雷格·德威尔:四个字:行动的人。

  尼基尔·塞提:创业课程可能会限制你。教授说:“这是今天的作业。完成这项创业作业。”然后,作业完成后,你就不再想它了。这不是创业。这完全不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创业者都是实干家

  欧内斯廷·傅:你觉得什么是创业者?

  扎克·汉密尔顿:实干家。

  科琳娜·普雷沃(Corinne Prevot):创业是一种激情,因为你心甘情愿地为创业而学习,它成了你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你不喜欢创业,你就不可能成为学生创业者。我完成工作,因为我乐在其中。它不是一项任务。

  A.J.福塞斯(A.J. Forsythe):我们所有的公司都非常简单。我们不是先驱。我们堆肥做土(转化废物)、生产自行车、维修坏了的iP??hone.这些都是基本理念。这全都建立在行动之上。我认为这是给创业下的最好的定义。

  杰克·麦德维尔(Jake Medwell):你什么时候开始从公司领取薪水?

  迈克尔·戴尔:公司启动时我就有薪水。是每年两万美元。

  杰克·麦德维尔:你是怎么确定拿多少钱的呢?只是随便挑个数吗?

  迈克尔·戴尔:这比我当时的津贴要多。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如何决定的。我认为这是我需要付房租和吃饭的费用。

  迈克尔·诺尔:你们有谁领过工资吗?

  丹尼尔·布莱克:我领过。

  迈克尔·诺尔:你是怎么确定的呢?比你的津贴要多?

  丹尼尔·布莱克:这就是我需要支付房租、购买通心粉和奶酪的费用。

  欧内斯廷?傅:还有拉面。

  A.J.福塞斯:5美元的长热狗。

  迈克尔·戴尔:日本拉面。

  尼基尔?塞提:回顾一下戴尔公司的初期,可否请你谈一谈,你从事必躬亲不得不过渡到把重要部分业务交给新雇员时的情况?你有没有吃到什么苦头?

  迈克尔·戴尔:公司成立的前8年,年均复合增长80%.在那之后的6年里,复合增长60%.因此,如果你们谁数学好的话,就知道任何数字复合起来都能达到数十亿美元。这真的是高速增长。其中也有很多乐趣。我常说,在这14年期间,就我管理公司的方式而言可能出现过5、6或7次泾渭分明的转折。我过去,并且直到今天仍然遵循的原则是非常简单的。我擅长什么?我不擅长什么?我如何让可能是最棒的人来帮助我做我不擅长的事情?我并不想尝试亲自动手做一切事情。

  A.J.福塞斯:交出钥匙。

  迈克尔·戴尔:对,交出钥匙。我失望过吗?哦,是的,很多次。我开始创业时,有一个小伙子,那是我第一个聘用的人。他做公司的一半工作,我做另一半。有一天,他突然不来公司上班了,因为这些工作对他来说太多了。我当时快晕过去了,你知道,我该怎么办?这一半的工作我一点不懂啊。但是最后都解决了。

  在你的公司规模还小的时候,基本上一切都是未知的,你没有资本,你还年轻,会有一些唯利是图的人来为你工作。因为这时候风险与回报都相当高。

  高速增长阶段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现象是,那么一个岗位的职责范围也会发展得非常非常快。想想这个机构中你能定义的任何工作--无论其结构如何,如果你的公司真的发展很快,那么做那份工作所需的能力和要求也会像这些工作一样快速增长。你确实能找到可以与那些工作同样快速成长的人吗?答案是“可能找不到”.你必须意识到这一点。你必须建立一个面对挑战也能够发展下去的制度。

  也可能有一些人会做出不同的决定。他们说,我们只打算以我们人能成长的速度成长。好吧。你可能最终仍然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你用的人不对。

  蒂尔登·史密斯(Tilden Smith):你一开始着手创业时,有没有立刻在你的朋友圈里物色可聘用的人?还是极力回避他们呢?

  迈克尔·戴尔:我没有聘请任何朋友。我很高兴我没有。

  杰克·麦德维尔:为什么呢?

  迈克尔·戴尔:实际上,我该收回我的话。在公司成立前,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我聘请过朋友做各种工作。但是在公司成立,我开始做全职工作以后,我就没有聘请任何朋友了。

  杰克·麦德维尔:我认为工作应该是有趣的,我和我可能算是最好的朋友一起工作。我在校时和我五个最好的朋友设立了一个非营利性组织。我简直无法想象与其他人做成这件事。

  迈克尔·戴尔:这完全可行。我与我的同事相处得很好。但我还是要回到我刚才所说的上面去:如果业务增长速度超过人的成长速度,而现在是你最好的朋友在做这项工作,可他已经没有能力做好,你是要做出一个感性决定还是理性决定呢?

  A.J.福塞斯:话又说回去了:“嘿,这不是私人问题。这是业务问题。”如果你雇佣朋友,你要准备好解雇他们。

  欧内斯廷·傅:我有个类似的提示,我会说,你永远要雇佣比你更强的人。雇那种能把你吓得靠边坐的人。你应该对自己说:“那人是为我工作吗?我应该为他们工作才对。”有个说法:如果一个A等级的人雇佣B等级的人,那么那些B等级的人就会雇佣C等级的人,以此类推。

  迈克尔·戴尔:这非常非常正确。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C等级的人聘用B等级的人。

  迈克尔·诺尔:你是如何平衡运营公司和学校学习的呢?

  尼基尔·塞提:你肯定要做出牺牲。如果你非要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就像人们说的,可能哪样都做不好。我不相信这一点。如果我当时能想办法出院的话,我觉得我已经实现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A.J.福塞斯:老实说,比起本科学位我更关心我的公司业务。我有希望在未来15至20年启动和发展业务。大学的前两年,我的目标是进入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或哈佛大学的商学院。但是在我开始创办这家公司以后,一切都变了。

  迈克尔·戴尔:这里我会给你一个新的目标。你的目标应该是去商学院演讲,而且要比那里的学生还年轻。

  欧内斯廷·傅:你觉得对于那些已经开始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来说,挑战是什么?

  迈克尔·戴尔:我认为你必须确定你要寻求什么样的生活。这又回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上来了。就一天或一周里我工作多少小时而言,我发现回报呈一个递减的现象。在工作了一定时间之后,我的工作效率并不是很高,我也不感到很高兴。这两种状态加在一起可不好。我意识到,在我所在的行业里,有些比我年纪稍大的人真的没有自己的生活。他们全部时间都用于工作。他们没有家庭,没有孩子。我看着他们,心想: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有个家庭。我想要孩子。所以我结了婚,有四个孩子,这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的确有挑战,但我觉得这些挑战不见得与年轻且快速取得巨大成功有必然的联系。你会受到想从你这里渔利的人们的攻击。我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受他们的侵害。这些人中谁是我的朋友,谁只是想从我这得到好处?结果发现有很多人就是想从我这里渔利。而且,我越成功,他们想得到的东西就越多。

  A.J.福塞斯:随着年纪的增长,这一点是不是有所改善?

  迈克尔·戴尔: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个真正好的助理,一个 善于说“不”的助理,不然的话,你得在你的有生之年做许多你不想做的事情,做许多其他人想让你做而对你想做的事情没有什么裨益的事情。所以你必须在99%的时候说“不”.有一些事情你必须要做,有一些事情你想要去做,还有一些事情你喜欢去做。然后又有99%的要求提出来。

  克雷格·德威尔:你是乐观主义者吗?你班子里的人是乐观主义者吗?

  迈克尔·戴尔:领导者必须乐观。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已经学到了一些:你会发现自己处于完全无所适从的境地,而且你的手上是一堆乱麻。这时如果你不给你的属下指明前进的方向,如果你不知道路在何方,那么用不了多久你就得歇业。因为大家都依赖于你。你必须想出办法,制定计划。这就是领导的职责。

  迈克尔·诺尔:你很早就在网上直销,而且戴尔对社交媒体非常敏感。我们刚去参观了你的社交媒体指挥中心,印象很深刻。创业者没有钱去实施美国航空航天局计划,他们应该怎样运用社交媒体呢?

  迈克尔·戴尔:我觉得,不利用社交媒体是很荒唐的事情,因为在与客户交流和分享信息方面,社交媒体是精髓工具。你可以通过它把你的信息直接传播给大量的客户和大量的潜在用户。而且社交媒体发展极其迅猛。

  迈克尔·诺尔:人人都在用社交媒体同客户交流并引导销售方向吗?

  扎克·汉密尔顿:我用社交媒体,但是我是在面向政府机构和大型企业销售的地方运用。我的客户不会到Twitter上寻求帮助。他们会给你打电话。所有在Twitter上关注我的人里,可能只有两三个是我的实际客户。

  克雷格·德威尔:我们最近更新了网站,开设了博客。但我不相信这个东西。它从来没有为我们指引过方向,或做过任何类似的事情。但是,我们其实不在马萨诸塞州设办公室,只是通过撰写关于马萨诸塞州的官方项目和太阳能能源现状的博客就能赢得那里的客户。突然间,我从太阳能研究者那里获得了不少相当不错的指引。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再也不能忽视社交媒体了。

  迈克尔·戴尔:内容的深度对自然搜索有很大影响。所以,如果你有深度的内容--有可能来自于博客或者来自于与客户的交谈--就会有助于自然搜索。实际上,自然搜索是几乎任何企业的强大导向信息。它正在取代大量的其他媒体形式。

  欧内斯廷·傅:从一个非盈利和慈善事业的角度来看,我会说,社交媒体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益的,但在某种程度上又并非如此。一方面,你会有很多追随者,看上去好像有很多人支持你的事业。然而。问题出现了,有多少人是真的听从于你并积极付诸行动的。他们是否只是个随大流的“粉丝”,只是在Facebook上“喜欢”你的页面的人?

  你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应该把多少时间和精力用在慈善事业上?

  迈克尔·戴尔:有很多不同的范例。巴菲特是个极端的例子,他大半生中没在慈善事业上花过任何时间。他赚取了天文数字般的财富,然后,在年老时捐出了巨款。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我认识许多了不起的社会企业家,他们一出学校就创建了公司,他们非常成功。我和我的妻子在三十出头时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我在基金会的运作策略上花了很多时间,因为我不会去管理日常运营。我们在那里有一个很棒的团队。这很适合我们。找到你能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而又能把你的企业经验取而用之的事情,是一种极大的快乐,也是最好的回报。

  科琳娜·普雷沃:对我来说,我的博客非常有用。说到产品本身,客户群就会非常兴奋。他们对颜色、对图案都很兴奋。他们喜欢佛蒙特州公司的想法,他们喜欢我去滑雪和赛车的想法。

  我正负责的另一个项目是想办法为化疗患者送帽子。我刚启动的一个计划叫做Skida Plus One,根据这个计划,有了订单你就可以输入一个与某医疗中心相对应的促销代码。一旦下了订单,我就捐献给对方一顶帽子。我们刚往Dartmouth Hitchcock医疗中心运去首批帽子。我准备将其分享在我的博客里,包括从医院发来的回复。

  对我来说,通过社交媒体在网上讲述这个事情其实是我的需要。不然的话没有人会知道我在做什么。

  尼基尔·塞提:考虑到这一点,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你怎么能用你正创造的产品做好事呢?无论是为印度的学校捐献戴尔电脑还是向医院捐帽子。在出现像日本地震这样的重大紧急事件期间,我们经常为红十字会做广告宣传。

  A.J.福塞斯:我们正在做手机回收业务。我们已经让五家慈善机构参与进来。我们给每一位捐赠旧电话的人5美元。然后,我们负责回收。

  尼基尔·塞提:在我们这个阶段,还是要讲经济效益的,因为我们不能损失资本。

  A.J.福塞斯:这是个严酷的现实,对不对?

  迈克尔·诺尔:你不是处在启动基金会的阶段。

  A.J.福塞斯:还不是。

您正在浏览: 戴尔创业问答
网友评论
戴尔创业问答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