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创业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创业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丽人行

创业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标签:创业需要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创业者必须有站在未来年现在的能力,那样才不会目光短浅,才能把握好企业的前进步伐,才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传统的瓶塞生意,加上阿莫林在葡萄牙经济打破瓶颈后迅速进入地产和电信等产业,造就一个巨富家族。

  靠生产葡萄酒瓶塞子,就能成为一国首富?

  故事远没那么简单,但也并不复杂。

  2012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的葡萄牙首富是埃默里科·阿莫林(Americo Amorim,下称阿莫林),资产为44亿美元(约277亿元人民币)。这是一位78岁的老头,但他的家族企业,这时已经有一百四十多年的历史了。

  阿莫林的财富中,一半以上来自他的老本行软木生意,其余则来自房地产、金融、电信和农业等多元化领域。

  6年前,阿莫林家族软木瓶塞的年产量就达到30亿个,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份额。世界上规模较大的软木企业绝大部分集中在葡萄牙,而阿莫林公司则在金字塔的顶端,五倍于排在第二位者的规模。

  阿莫林现在已经不再管理企业日常经营事务,但其家族在世界软木工业的话语权几乎不可动摇。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并积累起巨额财富的?

  屡败屡战

  阿莫林已经多年蝉联葡萄牙首富。相比2011年他在富豪榜上的资产是51亿美元(约320亿元人民币),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等原因,2012年他的财富缩水了15%。

  1934年,阿莫林降生在葡萄牙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家族于1870年,就在三个工人和一台机器的基础上,组建了第一间软木瓶塞加工厂。

  广袤土地上生长的栓皮栎树,为葡萄牙的软木行业提供了优质原材料。早在13世纪初,软木就已是葡萄牙的主要出口商品。欧洲人喜欢喝红酒的生活方式,使得这一行业生意兴隆。

  阿莫林的祖父,决心在20年的时间里,将这个家庭作坊发展成葡萄牙最大的软木瓶塞加工厂。但他功亏一篑——因软木价格在20世纪初的剧跌而赔了个精光,几个合伙人带走了几乎所有的利润,阿莫林的祖父不得不将工厂搬迁,另起炉灶。

  在此期间,软木除了瓶塞之外的一些新用途被开发出来:香烟过滤嘴、帽子边等,这使阿莫林家庭的软木厂重新焕发生机。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阿莫林家族幸存的几个孩子联手,使一家真正意义的工厂终于成为现实。但7个月后,创始人老阿莫林就过世了。

  在家族第二代的手中,阿莫林软木公司逐步发展成葡萄牙北部最大的软木塞工厂,并在世界范围内和日本、德国、美国、巴西等国家建立了商业联系。1929年,阿莫林家族的软木产品,已经占据了世界软木产品70%的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当现在的“首富先生”阿莫林出生时,其家族企业正站上一个巅峰。

  然而,硬币都具有两面。1944年,一场大火,将这家葡萄牙最大的软木塞生产厂付之一炬。这场灾难几乎使家族企业掌门人——阿莫林的叔叔放弃家族生意。在350个工人的帮助下,工厂在1945年重建了。20世纪50年代初,世界软木产品价格飞涨,阿莫林的家族企业还清了大火后的全部欠账。

  就在此时,阿莫林的母亲去世了,两年后,他的爸爸也过世了。双亲过世后,阿莫林继承家族企业20%的股份(控股权仍掌握在叔叔手中)、一些钱和土地,并和家族里其他的孩子一起,被送往波尔图的一所学校念商业课程。

  18岁的阿莫林对读书没什么兴趣。一年后,他接受叔叔的建议,正式开始在家族企业上班。

  “地平线要宽广”

  1955年,阿莫林的叔叔决定给他这位21岁的侄子上一堂“人类地理学实践课程”——一场欧洲之旅,实际是让他到各国推销产品。

  阿莫林只带了车票、领带和一些软木塞子的样品,就开始了旅程。他越走越远,即便当时被欧洲人看作不可理解的东欧,也成为他的旅行目的地。他还遍访了南美各国,1958年甚至去到了苏联。

  旅途是最好的语言学校,至今,阿莫林仍会讲流利的法语(当时红酒界最重要的语言)、西班牙语以及一点英语。

  依靠这一点,阿莫林成为家族企业的“外事大臣”,在那个交流和信息非常受限的时代,阿莫林用自己的方法,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市场。

  他的年轻往往使合作伙伴感到震惊,继而开始钦佩这个敢于到处寻找、达成交易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这些经历直接影响到阿莫林日后的决策、生意,包括他的世界观和财富观。“你自己的地平线越宽广,对世界市场和机会的把握就会越深厚。”他说。

  阿莫林创业的整个1950年代和1960年代,葡萄牙都处于法西斯独裁者——萨拉查政府的统治之下,国内经济发展远远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但走访世界各地的经历使阿莫林坚信葡萄牙最终将成为欧共体市场的一部分,而这一信念引导他不断扩大市场,改善工作条件和产品。

  他的大部分决策都是在旅途中做出的。

  在美国,他看到软木有更多的可能性:地板、墙纸、软木橡皮、汽车发动机垫片、家具装饰,甚至海军航空工业。阿莫林决心建立一个新的工厂,把当下软木塞工厂70%的废料利用起来。

  新工厂的建立面临两个挑战,一个是家族的绝大部分股权依旧由叔叔所有,而他不赞成这一计划。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体制的障碍——能获得发展的私人企业只能是那些接近政治权力的人。

  尽管如此,阿莫林依旧决定推进计划。在官僚们数次严格审查和讨论后,阿莫林最终获得执照,新工厂于1963年落成。他通过分享股权的方法,赢得了家族上一辈的支持。

1  960年代的葡萄牙,人力成本极低,工作条件很差。游历各地的见识,使阿莫林在葡萄牙最早革新了“工厂”概念。他给工人们开出比平均水平高10%的工资,而且提供食堂、廉价房屋和健康保险,并鼓励工人开展体育和文化活动。

  不仅如此,阿莫林还从维也纳找来了其家族曾经收养的两个澳大利亚的二战难民,负责管理公司到东欧、德语国家的产品出口,这两人后来为阿莫林家族服务了近30年。

  当葡萄牙和这些国家在外交上遇到问题的时候,阿莫林家族的软木产品依旧出口到了欧洲的共产主义国家、苏联甚至中国。

  1974年葡萄牙爆发康乃馨革命,左翼政府掌权。这场持续了两年的政治风波给葡萄牙工业带来巨大打击。一些政客趁机觊觎如软木等支柱产业。当时葡萄牙的另一家大型软木家族企业被政府“接管”,直到1989年才归还。

  阿莫林家族企业也差点被收归国有,但最后幸免于难。阿莫林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开始大量购买土地和进行投资。1978年,阿莫林在一片其被剥夺了所有权的土地上,种植了栎树。当时没人能够理解,直到2007年第一批树皮成熟,人们才意识到阿莫林的远见卓识。

  用于生产软木的栎树,平均的生命周期是150到200年,而栎树皮每隔十年才能采割一次。它给人类创造的财富,要经过漫长的自然生长期的等待。

  这种不可违背的自然规律,教给了阿莫林另一个看世界的重要角度——站在未来决策现在。“对我而言,‘明天’就是25年到30年。”

  多元化投资

  阿莫林并不只关注纵向的时间轴,他也开始横向拓展生意的边界。

  1970年代后期,葡萄牙逐渐放开了对私人企业的限制政策,金融领域也逐步启动一系列改革措施,加上1986年加入欧盟,葡萄牙经济迎来一轮快速发展。一向对政治异常敏感的阿莫林,抓住机会使家族企业进入多元化经营和集团化发展时代。

  他于1977年迅速成立了名为SPI的金融机构,目标是支持新企业的发展,使资本市场更具活力,这也是阿莫林集团进入的第一个非软木行业。

  他还涉足银行业,参股当时新成立的葡萄牙商业银行(BCP),但由于高层意见分歧,八年后阿莫林辞去了该银行高级委员会主席一职。

  除此之外,阿莫林集团还先后进入房地产、能源、电信等领域。这些之前的国家垄断产业,对于一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来说,均属于“瓶口的生意”——束缚一旦被解开,利润就会喷涌而来。

  葡萄牙房地产市场因为大量外国公司的进驻而获得爆炸式发展。阿莫林投入巨资成立了一家地产公司。这一决策对整个阿莫林集团具有战略意义。截至目前,房地产业已成为阿莫林集团仅次于软木的第二大利润来源。

  只要潜藏大机会,阿莫林就会去发掘,即使是传统产业。1990年,阿莫林集团进入纺织业,且集中在服装材料、家用纺织品和车用纺织品等特殊领域,同样很快取得了成功。

  一系列扩张的顺利实施,得益于阿莫林开始于1985年的“资本变革”。他对家族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并于1987年上市成为一家公众公司。

  阿莫林的收购和扩张计划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而欧洲和非洲则是其中的重点。正是二十年前的这一决策,使阿莫林公司借助新兴经济体非洲的发展机会,在2008年以来的一轮经济危机中不致整体受挫。

  阿莫林的理念简单来说就是“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他始终认为,在一个全面的生意网络里,即便有一个没有达成既定的目标,也不至于影响全局。

  家族生意的蒸蒸日上,使阿莫林本人的财富和影响力也日益扩大。1980年代中期,阿莫林家族企业已经成为葡萄牙国家形象的代表以及各国政要参观的“指定公司”;阿莫林的生意经,也成为各个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1984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到访葡萄牙,也曾专门到阿莫林的工厂参观。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葡萄牙国家馆还专门举办了“阿莫林日”。

  与此同时,他的私人生活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1969年,阿莫林和妻子成婚,两家之前是世交。他们婚后育有三女,现均在家族企业任职。

  在阿莫林妻子眼中,丈夫有决断力,但“有时候对自己和家庭要求过于苛刻”。

  阿莫林的确太热爱工作了,阿莫林家族企业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中称,他期望每个月能把集团所有公司访问一遍,和员工聊天,以便随时掌握公司的状况。“我可以把这些公司在脑子里画一张地图”。

  从周一到周六,阿莫林每天要工作12到15个小时;只有礼拜天,他会试着休息一下,打打网球或者羽毛球,或者尽下做父亲的责任。

  虽然是葡萄牙首富,阿莫林的生活却并非奢华,他对美食不感兴趣,在吃方面非常简朴,工作时只吃些简单的三明治,如果吃商务餐,他会觉得太浪费了。他的夫人说,“首富先生”特别喜欢一种葡萄牙的传统食物——焖咸鳕鱼。

  由于阿莫林本人没有儿子,1996年以后,他将贡献了集团一半以上收入的软木产业,交给侄子安东尼奥打理,自己逐步淡出家族生意,将更多精力放在投资生意上。“我的兴趣是投资,工作只是我的休闲时光。”阿莫林说。

  与叔叔阿莫林不同,安东尼奥在英国的伯明翰大学和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良好的经济学和管理课程训练,为他继续扩大家族企业在世界软木产业的影响力打下了良好基础。

  不过,至少目前,阿莫林仍牢牢掌握着企业的绝对控制权。

  尽管他将近80岁了,但他自称“从来没对年龄感到过恐惧”,“我更喜欢40岁后的自己,我变得对生活更柔和了,也更了解自己。”阿莫林说。

您正在浏览: 创业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网友评论
创业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