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富甲千金的艰难创业路

富甲千金的艰难创业路

手机:M版  分类:成功创业故事  编辑:浩宇

富甲千金的艰难创业路 标签:艰难创业 创业路 创业故事 成功创业故事

  富甲千金创业还会艰难吗,是的,无论你有没有创业的基因,无论你家境贫寒还是富足,创业的道路都一样充满荆棘与坎坷。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起有落。可是,也许没有谁会比本文女主人公的人生起落更大——她曾是河南省安阳市一名地产富商的千金,曾经开着宝马,带着保镖、保姆和专职按摩师上大学,还曾经为了吃一顿海鲜大餐,连夜飙车直奔珠海;可如今,她却在一家殡葬超市工作,整天面对死人用品,还经常出入墓地、火葬场,晚上在花圈、骨灰盒的包围中入睡……

  这两种天差地别的生活,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怎么能承受得住?可是,她硬是咬着牙,挺了下来。她用自己的努力,向世人证明了一句流行语:我的青春我做主!

  富翁爸爸一夜破产

  骄纵千金路在何方

  1986年5月,陈小露出生于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她的父亲陈春乐和母亲肖慧玲都在市建筑公司上班,她是家中独生女。

  1990年6月,国内房地产行业开始走向市场化,陈春乐夫妻看准商机,果断辞职下海,拿出多年积蓄,又四处借贷,注册300万资金,在文峰区益民路创办了开创房地产公司。由于当时地价便宜,陈春乐购置了大量储备用地,此后随着房价的疯涨,他的资产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2002年,开创公司员工已达200多人,坐拥两千万资产的他配备了宝马320轿车,并在市开发区商颂花园购买了3套连体别墅。

  有了钱,陈春乐对宝贝女儿更加娇宠。在陈小露18岁生日时,他送给她一张银行卡,说:“每个月我会定时往里面打8000元钱,这笔钱由你自主支配!”

  2004年高考,陈小露考上了位于河南省新郑市的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工商管理专业。陈春乐夫妇高兴之余,利用暑假带女儿到欧洲旅游了一趟。每到一处,他们除了入住高档酒店和尽享美食,还疯狂购物。近1个月的旅游,他们竟花销了50多万元。

  当年9月,陈小露进大学报到了。为了照顾她的生活,父母特意为她请了一个保姆到校陪护。可是,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一间寝室要住6个人,不但保姆不可能住进去,陈小露更是住不习惯。因为学校规定学生必须入住学生公寓,不得外出租房,她便找到宿舍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要求以每年1万元的价格单独包下一间学生寝室。由于学校系民办大学,而且学生公寓还有许多空余房间,宿舍管理处经讨论,同意了她的要求。于是,陈小露有了自己的独立寝室,并添置了冰箱、彩电和空调等电器,把宿舍布置得像星级酒店,令同学们羡慕不已。

  为了买到最新潮的服饰,陈小露以旅游的名义申办了港澳通行证,每隔3个月签注一次,一有时间就飞到香港购物。只要看到喜欢的衣服和化妆品,她就毫不犹豫地买下来,常常去一次香港就花费数万元。

  由于出身豪门,陈小露结交了不少富家子弟和高干子女。2005年6月的一天晚上,她和一干家庭背景显赫的朋友从酒吧出来后,被几个醉鬼围住了。其中一个醉鬼一把抱住了她,她惊慌失措,拼命反抗,最后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她好不容易才脱身。为了防止这种事再发生,不久后,她以每月2000元的报酬,从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请了一个保镖。此后,只要她出门,保镖就跟在她身后。

  不但如此,陈小露嫌上课坐得太久太累,还以每月1500元的价格,在学校附近的一家按摩中心包了一个女按摩师,每天为自己做一个小时按摩。

  大二那年,陈小露考到了驾照,父亲陈春乐立刻给她买了一辆价值60万元的宝马 330i双门轿跑车。

  2006年元旦,陈小露请一帮朋友到郑州市郑汴路一家颇有名气的海鲜大酒楼吃饭。鲍鱼上桌后,来自珠海市的阿萍随口说了一句:“海鲜从南方运到内地都变了味。在我们家乡吃鲍鱼,那才叫鲜!”听她这么一说,陈小露当即决定直奔珠海!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陈小露驾着宝马轿车,带着4个朋友,连夜上了高速公路,疾驶向珠海……

  那时的陈小露做梦也没想到,这种挥金如土的奢华生活就快到头了!2006年9月,为了拓展业务,陈春乐融资贷款2000多万元,打算和一个名叫刘亮的商人一起在殷都区开发一个占地300亩的大楼盘。谁知,在经办的过程中,刘亮把公司账面上的2000多万流动资金全部转入个人账户,然后就失踪了!陈春乐慌忙报警后才得知,刘亮骗过不少人,警方早已对他发出通缉令。陈春乐绝望了!

  这件事很快在当地传开了,银行不仅冻结了他的资金,还频频追债。陈春乐的公司很快破产,被迫拍卖,接着,他又变卖了3处豪宅和宝马轿车抵债,但仍欠银行60万元。家没了,他和妻子只好含泪搬进了位于文峰区东大街的一间小出租屋。

 被骗淫窟

  落难女孩闯北京血泪斑斑

  多年心血付诸东流,陈春乐万念俱灰,而此时的陈小露还被蒙在鼓里。很快,她花光了银行卡上的钱,频频打电话催父亲打钱过去。陈春乐谎称这段时间资金周转不开,让女儿省着点花。陈小露感到不对劲,决定回家看看。2006年11月的一个周末,她驾车回到安阳,却发现家门紧锁。邻居见状,对她说:“你还不知道吗?你们家的房子已经卖给别人抵债了!”

  陈小露傻了。在邻居的指点下,她开车赶到父母所在的出租屋。走进那间只有50平方米的小屋子,坑坑洼洼的砖头地面差点让她跌了一跤。屋子里,墙壁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两张破床和一张跛了脚的桌子就是全部家当。当看到蜷缩在床上的父亲和坐在一旁垂泪的母亲时,陈小露才不得不相信,爸爸真的破产了……

  那一夜,陈小露似乎把一生的眼泪都流干了。想到迎接她的将是难以想象的艰苦生活,她心里就充满了悲伤和恐惧。可看着憔悴的父母,她忽然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她想:我要坚强起来!这个家绝不能垮!

  第二天一早,银行的工作人员便找上门,催陈春乐还那60多万元贷款。陈春乐满脸窘迫,无言以对,肖慧玲则一个劲地哭求对方再宽限一些日子。看到父母低三下四的样子,陈小露心疼极了。她站出来,说:“你们不要再逼我爸爸了,他欠你们的钱我来还!我还有一辆价值60万元的宝马车,可以便宜卖掉,先还你们一部分钱。余下的钱,我保证两年内连本带利还清!”听她这么说,对方才转身离开了。

  次日,陈小露在父亲的陪同下,在二手车市场把自己心爱的宝马车以30万低价卖掉,还给了银行。但他们还欠银行30万元。

  陈小露再也无心读书,她决定休学打工,替父还债。可陈春乐却怎么也不答应,还说:“如今你是爸爸唯一的希望,你要是不成器,我还怎么活啊!”

  无奈,陈小露只好瞒着父母,悄悄地办了退学手续,并把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变卖一空。随后,她来到郑州市,以每月200元的价格在二七区租了一间民房住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四处找工作。可是由于没有文凭,她四处碰壁,还受了不少嘲弄。

  走投无路的陈小露决定放下面子,向自己昔日的玩伴求助。可令她始料未及的是,以前那些和她亲密无间的朋友,此时却个个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陈小露心灰意冷,10月底的一天,她向一个网名叫薛子健的网友大吐苦水,薛子健说:“我有个朋友在北京市开了一家医药保健公司,正在招聘,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下。”陈小露如遇救星,连声道谢。

  然而,单纯的她哪里知道,薛子健是一个专门在网上诱拐女孩卖淫的骗子。3天后,陈小露和薛子健如约见面,一起坐火车去北京。火车到站后,薛子健直接把她带到了北京市顺义区郊区一家叫“玫瑰园”的休闲中心。在这里,他原形毕露,逼陈小露坐台。陈小露如梦初醒,转身想逃,可几个彪形大汉冲上来,将她随身携带的物品洗劫一空,然后将她锁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当晚,薛子健把两个40多岁的嫖客领到陈小露所在的房间。看到他们猥亵的目光,陈小露吓得直哆嗦。两人关上门,狞笑着扒她的衣服,她不停地哭喊、挣扎,但身单力薄的她哪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很快,她浑身上下被扒得只剩内衣内裤。趁他们脱衣时,悲愤欲绝的陈小露纵身从二楼窗口跃下……

 薛子健等人见惹出大祸,慌忙逃窜。所幸的是,陈小露坠落的地方是一大片草坪,再加上刚下过雨,泥土松软,她受伤并不严重。她无法起身,但仍然顾不得浑身疼痛,艰难地往公路边爬去……

  在公路边,陈小露看到一对老夫妻迎面走来,忙连声呼救。两位老人见她只穿着内衣裤,身上多处淤青,十分吃惊,忙拨打了120,并陪她坐急救车一起去了北京市顺义区中医院。经医院检查,她双腿轻微骨折,其他部位只是皮外伤。两位善良的老人这才放下心来。

  原来,这对老夫妻男的叫赵晓福,女的叫刘文君,家住北京顺义郊区,靠开殡葬用品店维持生计,唯一的儿子在上海工作。陈小露向他们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刘文君同情地说:“你放心,我们已经帮你交了医药费,你养好伤就到我们店里来工作吧!我们年纪大了,正好缺个帮手。”陈小露感激不尽。随后,她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在北京找了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请他们放心。陈春乐听说女儿已自作主张退学了,万分自责,却又无可奈何。

  我的青春我做主

  勇敢女孩执掌殡葬用品超市

  经过一周的治疗,2006年11月15日,陈小露出院了。在赵晓福夫妇的安排下,她来到了他们位于顺义区解放路的刘记殡葬用品店上班。

  第一次走进殡葬店,看到满屋的花圈、骨灰盒和灵牌位,陈小露只觉毛骨悚然,一股阴冷之气直往她的每一个毛孔里钻。突然,一个花圈倒了下来,砰的一响,她吓得惊叫一声,拔腿就跑了出去。刘文君赶紧追出来,陈小露惊魂未定,泪汪汪地说:“阿姨,我害怕……”刘文君安慰她说:“这些殡葬用品都是人造的,有什么可怕的呢?”

  由于赵晓福夫妇的住处太小,当天晚上,陈小露只能住在店里。待赵晓福夫妇离开后,她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勇气荡然无存。她开着灯,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一动也不敢动。恐惧和无助让她止不住地哭泣,不知哭了多久,极度疲惫的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她刚合上眼睛,就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鬼”从水晶棺里爬出来,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她大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随即从床上滚了下来……

  经历了这“惊魂一夜”,陈小露有了一些经验:每当害怕时,她就想爸爸妈妈,想以前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生活。想到这些,她就不那么害怕了。后来,为了壮胆,她还到五金店买了一把斧头,藏在枕头底下。慢慢地,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2007年春节,陈小露在一个路边摊吃饭时,竟偶遇了来北京走亲戚的大学同学赵晴。赵晴的父母是银川市政府干部,以前经常和陈小露一起吃吃喝喝。赵晴见衣着朴素的她在吃3元钱一份的炒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得知她的遭遇,赵晴感叹不已。

  赵晴回学校后,将陈小露的近况告诉了许多同学,她在卖殡葬用品的事一下子就传开了。2007年6月,陈小露从一个高中同学那里得知自己的昔日好友,河南省新乡市某局局长的女儿刘雅洁即将在北京举行婚礼,思虑再三后,她拿出500元前去祝贺。谁知,原本满面笑容的新娘刘雅洁一看到她就皱起了眉头,嘀咕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来做什么?”刘雅洁的母亲更是边往地上吐唾沫,边连声说:“真晦气!呸!呸!呸!”说着,她还使劲把陈小露往外推。陈小露一下子蒙了,委屈的泪水流了满脸……

  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而陈小露也始终没有忘记为父母还债的诺言。为了拓展业务,她决定去殡仪馆推销骨灰盒。第一次到殡仪馆时,焚尸炉里冒出的滚滚浓烟和刺鼻的焦油味让她恶心极了,她当场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6月底的一天,陈小露再次到殡仪馆去推销骨灰盒。大老远,她就看到一群家属围着一具遗体哭得死去活来。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问道:“需要骨灰盒吗?”话没说完,她就瞥见死者只剩下半个头颅,脑浆都流了出来,她吓得几乎当场晕倒。

  时间久了,陈小露的胆子越练越大,业务也越做越熟练。几经努力,她和几家殡仪馆、墓地管理单位达成协议,向他们提供殡葬、祭奠用品一条龙服务。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殡葬用品店的月纯利润翻了一番,超过了2万元。赵晓福夫妻非常高兴,把陈小露的月工资从1000元涨到了3000元。而陈小露每月拿到工资后,都只给自己留下几百元钱,其余的全部寄给父母。

  2007年7月,赵晓福接到儿子的电话,请他们去上海帮忙照顾刚出生的孙子。赵晓福夫妇一商量,决定把店铺以5万元的低价转让给陈小露。考虑到她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善良的他们同意让她以后再还钱。

  陈小露决定放手大干一场。2007年底,她利用赚得的钱扩大经营,新增了许多现代化祭祀用品,并把店铺更名为殡葬用品超市。同时,她又招聘了两名服务员。2008年4月底,她将赚得的5万元钱打进了赵晓福的账户。

  由于陈小露经营有方,她的殡葬用品超市每月纯利润都在4万元以上。2008年12月,她终于赚到30万元钱,回老家替父亲偿还了债务。直到这时,陈春乐夫妻才知道女儿在北京不是坐办公室,而是在销售殡葬用品。想到宝贝女儿吃了这么多苦,陈春乐禁不住掩面痛哭。陈小露却故作轻松地笑道:“老爸,你要是不破产,我就永远长不大,更不可能当上老板啊!”话虽这么说,可她想起自己在北京经历的种种苦难,也禁不住流泪了……

  2009年春节过后,陈小露在北京市京津路富苑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把父母接过来住。打拼近3年后,她在北京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让父母颐养天年。

  2012年1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小露感慨道:“也许我就算奋斗一辈子,也过不上爸爸当初给我的那种生活。但是,我很自豪,因为灾难没有打垮我,我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希望,也给了父母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让我们为这个可爱可敬的女孩鼓掌!

您正在浏览: 富甲千金的艰难创业路
网友评论
富甲千金的艰难创业路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