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创业 > 网上创业 > 无所不能的网络创业

无所不能的网络创业

手机:M版  分类:网上创业  编辑:红细雨

无所不能的网络创业 标签:网络创业 无所不能 如何创业 网上创业

  有时候我们真的感觉到网络是无所不能的,曾经我们都认为作业是没有答案的,后来一些书箱开始出答案了,如今答案已经在网络上出现了,现在的学生抄作业更容易了。

  2011年,从英国留学归来的肖盾在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和王强的建议下,与前新东方副总裁刘畅共同创办了“一起作业网”这家旨在重塑家庭作业的网络教育公司。

  简言之,一起作业的模式是运用有辨识及纠错能力的智能语音技术、将英语作业改编成“魔法暗语”、“声波守卫”等闯关游戏,老师根据班级情况在网络上布置作业,学生们在电脑上完成,老师和家长均可听到学生的口语练习。和其他案例不同之处在于,一起作业是目前唯一大范围进入公立教育系统的互联网教育应用。据其称,截止2013年11月,中国超过1万2千所小学、400万名学生使用该软件。

  继2012年,小米科技的投资方顺为基金注资500万美元完成A轮融资后, 一起作业于今年9月进行B轮融资1000万美元,其中顺为基金投资500万美元,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和王强共投资500美元。

  从商业理念到投资、运营,一起作业的创业路径听起来很顺利?事实上,据肖盾和刘畅对本刊的叙述,一起作业,直到正式上线后,也并未明确方向,而从2011年直到今天,一起作业的商业模式始终处于不断的调整之中。

  摸索与重组

  对一起作业的成长来说,2010年是个关键的时间。

  王强记得,处于创业初期的一起作业是利用精准的语音技术进行听力口语培训,商业前景并不明朗。“新东方的成功,正在于它围绕着大家出国、考托福这个刚性需求。没有围绕刚性需求来做的创业,就会做得非常艰苦。”王强对《时间线》说。但与此同时,他和徐小平都意识到,一起作业所具备的前沿语音技术,如果运用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上,说不定会出现一个新的契机。

  而2010年的肖盾,也正处在个人职业生涯的转折期。肖盾曾就读于剑桥大学、麻省理工大学,有着电子工程与计算机、金融管理的专业背景,2007年毕业后进入瑞银工作。但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他逐渐发现自己并不适合金融业过分竞争的氛围,而想在传统行业里寻求创新实践,譬如,教育。2009年,他和朋友在英国开始创业,编辑专业术语类辞典App。回国后,他进行了各种尝试,“中小学、职业教育都尝试过,想做的事情一大堆。”肖盾对《时间线》说。

  但这遭到了徐小平的质疑:“你到底想做什么?”在他的追问下,肖盾将方向确定为“中小学教育”。

  “即使我不是懂教育的人,我也能看出这里面有很大提升空间。”肖盾说。他相信,自己最擅长之处,就是“怎么把科技和教育结合起来。”

  于是,在徐小平和王强的推荐下,肖盾进入一起作业的创业团队。随后,两位投资人又推荐刘畅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团队进入重组期。

  刘畅2005年被新东方派往长春,单枪匹马开拓市场。2009年,长春市场的营业额近亿元,刘畅成为新东方最年轻的副总裁。他先后在长春、沈阳开创九个校区,经手每个校区的注册、装修,团队组建。这段经历使他全方位了解线下教育,但在后来,也的确进入瓶颈期。“最后三年,每天干的事情都是一样的。你给我任何一张教材的纸我都能告诉你几克铜版纸,值多少钱。”刘畅对《时间线》说。

  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辞职的决定并不容易,但对刘畅来说,“创业意图非常明确。”事实上,在新东方工作的最后两年,刘畅已经感觉到互联网对教育产业的冲击。一方面,国内的线下教育培训市场几近饱和,竞争手段也渐趋同,缺乏想象空间;另一方面,这两个行业的结合,在刘畅看来,是个不可抵挡的趋势。

  几乎是一拍即合,肖盾和刘畅开始探索全新的商业思路。他们首先达成共识,尽管美国市场一直主导在线教育的趋势,但就教育业来说,中国市场的特质性太强,不允许照搬国际经验,创新必须基于现实土壤。简言之,在中国,应试教育的需求永远大于素质教育。

  其次,他们需要抛开互联网因素,专注思考教育的本质。从教学角度来看,教育其实只有两个角色:教练和陪练。清晰这点,才能确定互联网该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刘畅认为,此前的远程教育,发力点在于替代教练、即老师的角色,但这一轮的热潮,互联网着力于充当“陪练”,即练习册。

  “严格来说,在线教育可能发展二三十年了,但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教育可能刚刚开始。”肖盾说。方向逐渐清晰,从2010年底开始,一起作业开始调转船头,于次年加快转型步伐。翘开应试教育市场最有力的方式是什么?他们前思后想,决定进入公立教育系统。

  一场深入到公立教育体系的调研就这样展开了。在和校长、老师,英语教研员、家长的交流中,团队发现,对基于语音技术的练习软件只要满足如下要求:与课堂教学同步,符合新课标要求,提供工具管理系统、班级实名进入,就会有极大的市场。同时,为探索规模化的可能,一起作业既需与北京的重点小学洽谈,也要争取位于湖南湘潭的小学。好在,用户获取成本没有想象中高,即便三线城市的互联网普及率也能达到70%。

  从技术角度来看,做出这样的产品并不困难,关键在于推广方式。2011年,第一批上线一起作业的小学不到十所。同年,一起作业申请的“新课标形势下小学英语网络作业形式探究”的十二五规划课题获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审批,继而联合《中国教育部》,在教研会议上做展示推介,有兴趣的学校会参与其中。2012年底,用户已达到100万。

  一起作业的规模化快于预期,这给管理团队和投资方带来信心。“去年它找了真正的刚性需求,把家庭作业电子化、互联网化,并且娱乐化,这是中国教育系统里从未出现过的事物。”王强说。由于各区域教育要求不同,一起作业的英文家庭作业按各地及学校需求定制。在他看来,不同信息反馈至统一的数据平台,趋向于大数据管理的思路,从而在根本上颠覆教育行业。

  两个行业的冲突

  事实上,互联网和教育两个行业有着根本差异。传承数百年的教育方式,注重权威性、服从、自上至下,行业氛围保守而谨慎,但新型的互联网行业,强调互动、个性、乐趣,暗藏冒险精神。相应地,具有技术背景的肖盾,和来自传统教育业的刘畅,会在合作中亲身感受到两个行业的内在冲突。

  譬如,一起作业考虑是否开放平台,分享试卷和题目。刘畅认为,任何一个老师都不愿把自己的信息分享出去,尤其是重点学校的教师。但在肖盾看来,互联网的平台性质,就是要把这种藩篱打通。两人争执不下,最后形成了一个中庸的做法:分享试卷时隐去了学校、年级、教师姓名等关键信息。

  不过,正是这种中庸做法,才能将互联网精神渗透到教育业。为保持两种思维方式的有效冲撞,一起作业管理团队尽量在成员组成上形成行业经验的差异化:技术总监是来自聚美优品,线上视频负责人来自新浪,第三方合作负责人来自谷歌,内容总监来自新东方,线下市场拓展负责人来自学大教育、新东方。

  具有技术背景、海外留学经验的肖盾,和对传统教育行业有着充分了解的刘畅,虽有冲撞,但更多是共识。譬如,他们一直认为重视用户体验是互联网的基因。在一起作业,用户调研的工作从未停止,且不分部门。“两天前我们开会,我表达了对用户重视不够的不满。”刘畅说。而肖盾也坦诚:“我每天都觉得不满意,和团队沟通时,其实挺挑剔的。”

  互联网基因正全方位塑造一起作业。在一次讨论会上,顺为基金的创始人雷军建议他们把六个月的产品计划缩短到六天:“互联网产品最重要的是快速迭代。”“我们开始还抗拒,但后来发现,只有从数据上才能测算需求量,”肖盾说,“现在我们的产品每周都有迭代。”

  不过,对互联网产品来说,商业模式的探索仍是问题。今年6月,一起作业在4%的活跃用户里,试点作业之外的个性化试题推荐,自愿付费。创业团队本能的危机感始终存在,“主要还是我们自己的执行力。大数据分析这方面,执行难度挺大的。”肖盾说。

您正在浏览: 无所不能的网络创业
网友评论
无所不能的网络创业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