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学院 > “浙商”的人文特性

“浙商”的人文特性

手机:M版  分类:创业学院  编辑:小李子

“浙商”的人文特性 标签:浙商

  “浙商”的人文特性

  改革开放以来,“浙商”创造了世人瞩目的经济奇迹,展现了色彩斑斓、独具一格的人文特性。“浙商”的人文特性如何发掘与提炼,具体体现在哪里?围绕这些命题,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中心,近日举办了第二期“浙商研究月度论坛”。30多位专家、学者和“浙商”代表参加了此次研讨会。研讨会由“浙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吕福新教授主持。会议紧扣“浙商的人文特性”畅抒己见,多层面地挖掘和揭示“浙商”人文特性的深刻内涵,吕福新教授把它概括为:“天人合一”与“天人分离”融合的“浙商”基本人文特性,“自主性”与“相关性”结合的“浙商”主体人文特性,“个众”与“和合”多样化统一和变化的“浙商”总体人文特性。

  杭州中香化学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伟华谈到自己的职业选择,说是受了家庭教育的影响,在机关工作的父亲不希望他进机关,而主张学一门手艺,于是蒋伟华进了一家国有企业。“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浙大管理学院王小毅博士接话说,父母亲都希望子女有出息,但如果自己不在政府里工作的,多希望儿女进政府机关,反之就往往不希望子女去政府机关。温州商人在子女的职业选择中,更倾向于进入机关做公务员,以谋求“官位”。浙江人就在这种文化矛盾和冲突中抉择。吕福新教授认为,这种现象,除了为经商赚钱和获得社会尊重这一双重目的,还反映在机关工作的父母希望子女获得党政机关所缺少的个人独立和自由,而不在机关工作的父母希望子女享受党政机关所赋予的特殊地位、关系和靠山这样两种世界观,即“天人分离”与“天人合一”。

  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何丽野指出,《易经》中说,人文,是人的修饰,本身就意味天人对立。浙江工商大学西湖学者吴炫教授说,黄帝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这与西方的自我中心主义,有什么联系与区别?何丽野教授说,这是合群的自大。我们这伙人,对个人来说不能成为中心,但合在一起我们就有势。吕福新教授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也有“天人分离”的思想,但强调的是“合群”或“能群”,即体现“天人合一”的世界观,而西方文化是强调个人独立和自由,即体现 “天人分离”的世界观。这两种世界观是矛盾和排斥的,这种矛盾在浙商身上获得或实现某种统一。浙商既继承中国的传统文化,重视血缘、亲缘和地缘等,普遍实行家族经营,亲戚带亲戚,老乡带老乡。尤其是温州人,很抱团,同时又远离政治中心和主流文化,受自然人文的驱使和工商文化的熏陶,也较多地受海外文化的影响,即既讲个人独立又讲大家合群。

  基于何丽野教授认为西方体现“天人分离”的个人独立自主表现为“火”的性状,而中国体现“天人合一”的“能群”表现为“水”的性状,那么对企业发展战略胸有成竹,既张扬又内心平静的杭州中香化学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伟华来说,是属“火”还是属“水”呢?吴炫教授说,浙商身上既含有一种中国性的东西,但又有对整个中国人文传统的突破,尤其是原创性的突破。这种实践性的突破,必定要求理论和观点上的突破。但以往的理论研究和浙商实践应该说是脱节的,浙商实践的理论化是特别重要的课题。吕福新教授所说的对浙商人文特性的研究要基于和反映“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这三种关系,我觉得这是核心阐释。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浙商”的人文特性
网友评论
“浙商”的人文特性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