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农村创业故事 > 如今的村官不好当 (M站)

如今的村官不好当

分类:农村创业故事  时间:2019-06-26  编辑:小伟

如今的村官不好当 标签:大学生村官 生意不好 怎么看名字好不好

  都说村官就如同小一方小皇帝,而如今的村官却非同往昔了,他们 要用自己的创业成功去说服村民们来共同致富。

   对闽西武平县城厢乡园丁村的花农来说,2009年的冬天特别冷:野生花卉富贵籽身价暴跌至二成左右,连成本都不够;一些花农甚至发誓再也不种花了。

  就在此时,到村里工作不到3个月的女大学生“村官”冯素金却打起了租地种花的主意。她坚信花卉是园丁村朝阳产业,关键要调结构、上规模、拓市场,“只有做给村民看,才能引导群众干。”

  如今,冯素金多方筹资20多万元建成的15亩花卉基地长势良好,明年冬预计将实现产值30多万元。在她的带动下,园丁村的花卉种植面积从2009年的500多亩增加到1300多亩,规划实施的“十里花廊”已现雏形。村民亲切地称她为“泥腿子大学生‘村官’”。

  2009年8月,在武平农村土生土长的冯素金从福建农林大学农学专业毕业,来到园丁村任村主任助理兼妇代主任。生在农村,考上农大,读了农学,最后又回到农村,她觉得一切都很自然。“考上‘村官’时我就想,可以利用自己所学服务农民,改变农村面貌。”

  然而,农村工作并非冯素金想象的那么简单。村干部和村民对她高看一眼,说她是省里派下来的干部,生活上也照顾到家。但这种客气实际上是一层隔膜。对这位20多岁的姑娘,村干部不知道让她干什么,村民不相信她能干什么。她自己一时也十分失落,找不到工作的着力点。

  有一次,冯素金偶然听人议论,说新来的大学生没礼貌,路上给她按喇叭,竟然不理。一脸困惑的冯素金请教村支书,才知道这里按摩托车喇叭除了警示旁人,还有打招呼之意。村支书还告诉她,以后碰到村民应主动打招呼,骑车也可以按按喇叭问个好。冯素金豁然开朗:做好农村工作,必须从了解农村、了解农民入手。

  2009年10月,村民廖某捂着红肿的脸找到冯素金哭诉丈夫钟某家暴。冯素金当即拿出相机拍照存证,随后邀上调解主任入户调解。一进门,钟某满脸怒气,叫道:“我打老婆关你们什么事?你们给我滚!”冯素金没有动怒。一天工作做不通,就天天上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来她了解到家暴的根源是钟某家境贫困,就建议他种花脱贫,还帮助协调贷款。最后,钟某主动向妻子认错,保证善待妻子。

  这次调解成功,让一些村民改变了对冯素金的看法,也使她增强了做好大学生“村官”的信心。2009年冬,面对凄风冷雨的花卉业,她毅然决定租地种花,振兴花卉产业。

  意想不到的是,刚开始时,几乎没有人支持她。父母靠养猪为生,对花卉一无所知,既怕血汗钱投入血本无归,也怕种花把大学毕业的女儿永远拴在农村。村民们则觉得这位姑娘不知天高地厚,甚至不愿意租地给她,怕她付不起地租。

  冯素金没有气馁,她一边耐心做父母工作,一边跟同学借钱先租8分地试种。渐渐地,家里人想通了,变卖了家里的猪,拿出了所有积蓄。去年底,冯素金的花卉基地扩建完成,其中有3亩多钢架大棚,母亲谢香招还专门过来帮忙管理。

  花卉基地不仅成了冯素金的创业平台,更成为她施展才华、服务村民的示范平台。她教村民学习扦插、育苗、改良竹棚、设计钢架大棚等。她不断查阅资料,迄今已出版10期农业科技简报。花农也常常打电话向她求助。

  母校老师成了冯素金的坚强后盾。一次,村里种的富贵籽成片烂根,花农束手无策。她把病株寄给陶萌春教授。陶教授鉴定为会传染的青枯病,提出了实用有效的防治措施。今年3月,她花圃里的竹柏小苗大量萎蔫,花农认为是水分不足,她把病株照片传给艾洪木教授。艾教授看后认为是太湿导致真菌性病害,建议使用稀托布津。经过处理竹柏小苗长出新绿。

  冯素金已成为园丁村的一员。今年6月下旬,园丁村持续暴雨,她每天24小时奋战在一线。园丁坑自然村上游河堤被冲出缺口,她和其他村干部一道奋力补堤,保住了下游的花场;村民钟志明家房屋后坡塌方,她不顾劝阻,是冒着风雨和大家一道挑泥排水,保住了钟志明的家。

  “作为一名大学生‘村官’,我摔打在农村,拼搏在农村,成长在农村,我无怨无悔,感到无比充实与快乐。”冯素金说。

您正在浏览: 如今的村官不好当
网友评论
如今的村官不好当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