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学院 >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M站)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分类:创业学院  时间:2014-11-30  编辑:冬子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标签: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策划 差异化战略 差异化营销 没有文化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胡新宇,25岁,深圳华为公司员工,去年刚刚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然而,不到一年,他就因为病毒性脑炎去世了。在4月底住进医院以前,他正从事一个封闭研发的工作,经常在公司加班加点,打地铺过夜。胡新宇的一个同学表示,长期超过身体负荷的工作削弱了他的免疫系统,让他的生命变得危险和脆弱。对于胡新宇之死,华为一直强调与“过劳”没有直接联系,显然,在一个逝去的生命面前,所有的辩词都是苍白的。

  据说,在华为,从1988年创业开始,就有一个传统,叫作“床垫文化”;华为每个开发人员的办公桌下都有一个床垫,一旦要加班加点的时候,就睡在公司。 如果说床垫文化也是一种企业文化的话,那么,这种文化,是一种吃人的企业文化,是一种被异化了的企业文化。有人说,“床垫文化”,是华为在创业阶段不得不的选择。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资本的原始积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床垫文化,如果也是一种企业文化的话,那么,它还是一种带血的企业文化。

  在管理学上,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指的是一个企业组织内部所形成的独特的文化观念、信念、历史传统、行为准则等。华为的企业文化又是什么呢?是狼性!对于这一点,做过管理学案例分析的人一定不会陌生。一向低调的华为,最强调就是强硬和激进。“胜则举杯相祝,败则拼死相救”,这种狼性文化,正是华为人力资源大厦的精神土壤。

  18年来,华为的业绩是骄人的。而华为的这种“狼性”,可以说是华为开拓进取的利器。但是,当一个企业把“狼性”当作内在的价值观和信念的时候,尽管很富攻击性,却同时也是一种人性丧失。多年来,华为一直奉行高强度的劳动,加班加点就不用说了,研发人员“闭关修炼”也是经常性的,甚至一度奉行6天工作制。有人说,华为总裁任正非《华为的红旗还能扛多久》,流露出的是华为的忧患意识,这些价值理念,其实更是一种“狼性”图腾,在这种精神鸦

片的蛊惑下,胡新宇,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牺牲品。 胡新宇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任正非自己也曾直言,为了达到业界最佳,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我们的高层领导为此牺牲了健康,后来的人也仍不断在消磨自己的生命。胡新宇之死,也令人想起前段时间热闹过一阵的“史上最牛女秘书”。这位女秘书咄咄逼人地认为,每天只有8小时工作时间,老板无权干涉她的私人时间。最终,她失去了这份工作。然而,被“狼性”洗过脑的胡新宇,失去的却是生命。

  卡尔·马克思曾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写道:“劳动创造了美,但是使工人变成了畸形……劳动创造了智慧,但是给工人生产了愚钝和痴呆。”这是马克思对人的“异化”所作的生动描述。公司、企业员工的累死、过劳死,何尝又不是一种人的“异化”。工作,本应是他们本质力量的“确证”,现在却变成了挤压、钳制他们主体的异己力量。或许他们的成果和产品是充满智慧、是美的,但从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实际上是回到了“野蛮的劳动”,是多么的“愚钝和痴呆”。

  

您正在浏览: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网友评论
床垫文化——被异化的企业文化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