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学院 >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M站)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分类:创业学院  时间:2017-01-15  编辑:小熊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标签:文化创意 文化创意产业 人力资源 人力资源管理 人力资源案例

  工作匮乏 人才匮乏

  员工忠诚,工作有保障 人员流动,短期工作承诺

  人们接受标准待遇 人们要求得更多

  首先,权力已经从公司转移到个人。进而言之,有才能的人握有谈判的主动权以实现他们的工作预期。人才的价格正在上涨。对于个人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公司来说,它却是人才大战提出的新的挑战。如果公司想要赢得对高级管理人才的争夺战,就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

  其次,优秀的人才管理已经成为竞争优势的关键来源。那些在吸引、发展、激励和留住人才方面做得好的公司将会获得更多的这种在竞争中起决定作用的稀缺资源,并将极大地推动公司的发展。

  当代人才大战调查证明了这一点。那些在人才管理索引中分数排在前面的公司,股东收益平均比其同行高22%。分数居末的公司的股东收益则不比同行高。 当然,许多人才管理之外的因素也制约了股东收益,但这些数据却为更好的公司管理会产生更好的公司业绩提供了有说服力的证明。

  创意产业是建立在教育的高度发展基础之上的。创意产业的发展依托于国民素质的普遍提高和国民创造力的激励发扬。1998年英国国会在一个报告中指出,“人民的想象力是国家的最大资源。想象力孕育着发明、经济效益、科学发现、科技改良、优越的管理、就业机会、社群与更安稳的社会。想象力主要源于文学熏陶。文艺可以使数学、科学与技术更加多彩,而不会取代它。整个社会的兴旺繁荣也因此应运而生。”创造性的教育与开发是创意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深厚基础。

  过去,我们一般总是从行业和部门来划分社会经济的各个产业门类,现在,当创意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创意人才和人力资本就具有了重要的意义。文化经济学家理查?弗罗里达在《创意阶层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一书中,便从职业的分类而不是从部门和行业的分类来分析和定位创意产业。他认为我们不能把创意简单视为一个部门或行业的分类,创意在当代经济中的异军突起表明了一个职业阶层的崛起。弗罗里达认为,在美国,社会分化成四个主要的职业群体:农业阶层、工业阶层、服务业阶层和创意阶层。创意阶层包括一个“超级创意核心”(super-creative core),这个核心由来自“从事科学和工程学,建筑与设计,教育,艺术,音乐和娱乐的人们”构成……他们的工作是“创造新观念、新技术和(或)新的创造性内容。”除了这个核心,创意阶层还包括“更广泛的群体,即在商业和金融,法律,保健,以及相关领域的创造性专业人才。这些人从事复杂问题的解决,而这包括许多独立的判断,需要高水平的教育和技能资本”。创意人才是遍布于许多部门或行业的。

  弗罗里达认为创意阶层现在在经济中呈上升趋势。美国工业阶层的人数从1960年到2000年下降了15%。到上世纪末,非制造业在所有职业中所占比重增长至约80%。(Morris and Western,1999)。弗罗里达从这些非制造业中挑选出最好的部分,将之合并成创意阶层。即使将超级创造性核心和创造性专门人才去除,剩下的服务阶层仍是最大的职业团体,占整个劳动力的约45%。创意阶层约占30%。约12%的劳动者属于“超级创造性核心”。

  在美国,我们被告知漂泊性的工作(软件设计师和阁楼艺术家)占据了劳力总数的12%,一个世纪前只有5%。在英国,文化方面的专家认为“创意产业在英国价值1125亿英镑”。1994年61个申请读大学的人中有一个寻求艺术家或者设计师的职业,五年后,这个比例已经是1:19。这些数据让政策制订者们把目光从那些经济学家愉快的称之为“从事单调工作的人”转向“艺术的工作者”,假定的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单调工作追求的是最大化他们的收入,而艺术化的工作追求最大化他们的创造力(见Towse, 2002)。在经济混合型资本主义社会,创造力被过分追捧为经济发展的路径。对人们技能的管理意味着将落后的农业和手工业雇佣劳动置换为创造性部门的雇用劳动。创造力同时也被看成是解决由于反工业化所造成的动乱的政策性的答案。

您正在浏览: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网友评论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