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学院 >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M站)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分类:创业学院  时间:2017-01-15  编辑:小熊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标签:文化创意 文化创意产业 人力资源 人力资源管理 人力资源案例

  弗罗里达按职业方式来划分阶层采取了与霍金斯不同的方向。在他的分析中,创意部门的观念或分类次要作用。在维持剧院运营中发挥作用的舞台管理和看门人属于霍金斯的创造性部门,但不属于弗罗里达的创造性阶层。然而,剧院的会计师——作为“创造性专门人才”(“creative pro-fessionals”)这一分类的成员——部分地属于创造性阶层。现在,不管他们其他品质怎样,会计师通常并不能正式作为一个创造性职业团体的例子进入人们的意识,至少不是在确定的意义上。在下面,我会回到这个分类的话题。

  弗罗里达方法的第二个特点,是允许人们超出工作场所的范围,对创造性阶层的成员的生活进行更全面的观察。创意团队创意能力的培养和发展需要一种适合他成长的语境和氛围(Lundvall 1992),需要一种环境和组织。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创造性都需要背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某些背景下,创造性可以得到发展。原因在于两者间的复杂的相互作用。或者说创造性是一种过程(包括行动、知识、网络、技术)在于创意和环境间的相互作用。弗罗里达认为,创意阶层的成员“分有一种共同的创造性气质,即对创造性、个性、差异和价值的重视。……每一个方面和每一创造性的显现——科技的,文化的,经济的——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 (Florida 2002b,8) 。弗罗里达该书中有相当篇幅用于论证这种共同的精神气质,以及它在不同境况下的重要性。这种精神气质影响了创意阶层在工作时做的选择,影响到他们更喜欢哪种工作,乐于购买哪类物品,怎样将工作时间与休闲时间分开,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选择在哪里居住。因为创造性阶层的精神气质应用于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偏爱能提供多种方式使之有活力(creative)的城市(Florida 2002a)。那些“在技术、才能和宽容”的程度上排在前列的城市吸引大批创意阶层的成员,形成自我促进的良性循环。反过来,“创意阶层”也培植了艺术、音乐、夜生活、创建了新的名胜,比如纽约的“硅港”,伦敦的切尔西(伦敦的自治城市,文艺界人士聚居地),哪里的房屋租金自1996年始增长了262%。美国国家管理者协会声称“创新产业,非营利机构和独立艺术家都是一个成功的地区居住环境的不可缺少部分。”

  一个社区的生活质量越好,在吸引和挽留高学历、创造性人才方面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弗罗里达对创意阶层的界定十分宽泛,其范围要比艺术家、文化企业家广泛得多。在他对创意阶层的界定中也包括了建筑师、工程师和科学家——简而言之,在弗罗里达看来,所有产生新观念、新技术和创意内容的人都属于创意阶层。弗罗里达认为,这一创意阶层构成了美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创意阶层、创意团队的崛起,也给新的创意产业与创意人才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课题。约翰?克莱德勒曾主持了一项《创意团体指标》研究,这是一项主要针对硅谷文化创新的研究。这一研究坚持西方实证研究的路数,为创意这一很难进行量化研究的特殊产业制定一套可监测、可统计、可量化的指标体系。这是创意产业和创意人才管理走向科学化的探索,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创意产业发展的资源、要素、机制和运行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基础。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网友评论
文化创意人力资本与创意阶层的崛起 暂无评论